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第三弹 || 低生育率如何应对?

第三弹 || 低生育率如何应对?

文字整理  |  沈小杰 何雨辰

图文编辑  |  董浩月

责任编辑  |  李   婷 

 

第三弹

“世界人口展望数据发布暨低生育率应对研讨会”第三弹为全球与中国低生育率系列报告的前两篇,内容提要如下:

 

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 Christopher Murray

《全球与中国的低生育率:沿革与展望》

 

1、高收入国家的时期生育率和终身生育率都有所下降,生育年龄推迟非常明显

2、低收入国家生育率也有一定下降,但下降更为缓慢

3、中国的生育率目前已降至较低水平,平均生育年龄推迟幅度相比高收入国家更小

4、终身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在当前以及未来都是全球的突出现象

5、生育率下降和平均预期寿命的延长共同使老龄化不断加深

6、生育率的变迁将带来人口老龄化、性别平等趋势逆转、社会保障压力、气候变化加剧等挑战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教授 Peter McDonald

《全球低生育率与政策应对》

 

1、东亚地区生育率近半个世纪迅速下降,未来会有小幅回升,但可能长期低于1.5

2、中国大陆生育推迟程度显著低于其他东亚地区,未来可能会沿着其轨迹继续推迟

3、中国大陆地区和台湾省生育数量及模式变动趋势存在差异

4、性别不平等和年轻人的经济与工作压力是东亚地区低生育水平的主要理论解释

5、依靠移民缓解低生育率带来的老龄化和劳动力供给不足问题对中国并不适用

6、各国提升生育水平政策主要有三种模式:北欧和法国模式、英语国家模式、东欧和中欧模式

7、东亚地区家庭政策尝试效果不尽人意的主要原因是性别不平等程度高以及工作时间长和工作不稳定等工作特征

 

全球与中国的低生育率:沿革与展望

 

1.全球与中国的生育率变化如何?

 

对于生育率变迁的细致考察不仅需要考虑不同时期不同年龄的生育率本身,也要考虑不同出生队列终身的生育水平究竟如何。

 

在20世纪上半叶,韩国女性22-26岁为生育高峰年龄,随着时间的推移,韩国各个年龄的生育率有所下降,这使得时期生育率不断下降,从黑色曲线也可以看到韩国女性平均生育年龄不断推迟,在2000年已接近28.4岁。

△生育率热力图。横轴为年份,纵轴为女性年龄,每一个格子反映某一年份某一年龄的生育率;下方斜线上的数字表示每个出生队列终身生育率,上方的数字为每个时期的总和生育率

 

同韩国类似的高收入国家都表现出了类似趋势,时期生育率和终身生育率都有所下降,生育年龄推迟非常明显。印度这样较低收入国家生育率也有一定下降,但时期生育率和终身生育率下降都更慢,印度甚至出现平均生育年龄降低的趋势。

中国的生育率目前已降至较低水平,变化模式与高收入国家有相似之处,不同年龄的时期生育率与终身生育率都有所下降。时期总和生育率在近几年已经低于1.3,但1985年出生队列终身生育水平仍在1.69左右,这也反映了时期生育水平与终身生育水平的不一致现象。此外,中国的生育变迁也有特别之处,中国平均生育年龄推迟幅度相比高收入国家更小,平均年龄一直在26岁上下波动。

时期生育率并不一定能反映终身生育水平,从终身生育率的角度来看,终身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在当前以及未来都是全球的突出现象。在2022年,仅有非洲、中亚等地区的终身生育率会高于2.1的更替水平,在2050年,预测结果显示全球多数国家的终身生育水平甚至将低于1.4,仅有非洲零星的几个国家仍能保持更替水平。

 

2.生育率变迁如何影响世界人口?

 

生育和死亡、迁移等人口行为共同塑造一个人口的图景。结构上最直观的描绘是采用“人口金字塔”,随着生育率下降、平均预期寿命的不断延长,许多国家的“人口金字塔”都将成为“倒金字塔”

出生人口的下降会使得金字塔的底部缩小,而预期寿命的延长将使得更多人能留在金字塔顶部,从而呈现出“倒金字塔”的形状。“倒金字塔”的出现将对一个国家的财政、经济与社会发展带来诸多压力

 

随着许多国家生育率的下降,出生人口不再大于死亡人口数,未来一个国家的人口增长可能只能依靠外来移民,这也将对世界人口迁移格局带来巨大变化。一个初步的判断是未来的人口流动可能将从浅蓝色的低收入国家流向深橙色的高收入国家,以保持深橙色国家一定的人口增长。

 

3.当前人口形势带来哪些挑战?

 

生育率的变迁将使得诸多国家面临“倒金字塔”人口带来的挑战,但许多国家在经济、社会发展、健康政策等方面仍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未来的人口形势可能带来以下挑战:对于一些不将迁移作为人口增长策略的国家,妇女的权益可能存在逆转的趋势;许多国家并没有在经济、社会和健康政策等领域做好充足的准备;人口倒金字塔出现所带来的后果可能伴随气候变化的加剧


 

面对这些人口形势,许多国家应该加快推进多部门的协调,出台综合性政策;对于身处人口转型的国家来说,也可以采纳一些适应性、缓解性政策;更重要的是,不能理所当然地假定低生育率会凭空消失

 

全球低生育率与政策应对

 

如今东亚是世界上生育水平最低的地区之一。中国和东亚其他国家的生育水平变动趋势是什么?如何解释东亚的极低生育水平?为什么世界其他地区行之有效的家庭政策在东亚却起不到提振生育水平的效果?其他国家的家庭政策对中国有什么参考意义?

 

1.中国与东亚其他国家的低生育率变动趋势

 

东亚地区的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大陆和台湾省这五个地区的人口在近半个世纪均经历了生育水平的迅速下降,尤其是中国大陆地区的人口生育率下降得更为迅速未来东亚地区生育水平会有小幅度回升,但总和生育水平可能仍长期低于1.5

80年代以来,东亚地区生育推迟程度不断加深,30岁以下育龄妇女生育的占比不断减少,其中韩国30岁以下育龄妇女的生育占比最低,仅为25%。

 

但中国大陆和其他东亚国家具有明显差异,尽管90年代以来30岁以下育龄妇女生育的占比缓慢从90%下降至60%,但仍然高于其他东亚国家的水平。未来中国可能会沿着其他东亚国家的轨迹继续推迟生育。

台湾省2005年-2011年30岁以下育龄妇女生育的占比从60%下降至45%的期间,总和生育率随之不断下降。但中国大陆地区在30岁以下育龄妇女生育占比下降同时总和生育率水平却呈上升趋势

性别不平等和年轻人的经济与工作压力是东亚低生育水平的两种主要理论解释。首先,性别不平等程度高的地区生育水平较低。生育会负面影响女性的劳动参与、职业发展和工作与家庭的平衡,而东亚地区雇主对员工的加班期待成为了工作与家庭平衡的巨大障碍。其次,失业、职业安全感、高房价给年轻人带来的工作与经济压力也会对生育水平带来负面影响。

 

2.全球应对低生育率的政策及其效果

 

一些国家将移民作为提高生育水平的替代方案。例如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家利用移民来缓解低生育水平带来的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供给不足的问题,同时中国也是这些国家移民的主要来源地。

 

由于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在中国当前的生育水平下维持人口零增长每年需要九百万移民,这明显不太可能。因此中国应对低生育率不能通过移民,而是需要提高生育水平。

 

各国提高生育水平的政策主要有以下三种模式:

 

北欧和法国模式:北欧和法国的生育率在1.5以上的相对高水平保持了许多年,这得益于依托高税收下的长期公共家庭支持服务,包括支持工作与家庭平衡,就业支持等。但由于这一体系依靠的是高税收以及对工作实践有更高的要求,因此不一定适合中国。

 

英语国家模式: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英语国家同样长期保持在1.5以上的生育水平。这些国家的税收水平较低,家庭支持服务由私人提供,近年来的支持程度也不断提高。这些国家的政策主要包括养育补助、带薪产假、照料假期、提供兼职工作、税收减免等。这些国家的政策对中国具有一定借鉴意义,但需要较大的制度改革

 

东欧和中欧模式:东欧和中欧的国家在1990年后生育水平下降至1.5以下。近年大部分东欧国家不断恢复苏联时期的家庭政策并加入新政策,生育水平也有所回升。其新的家庭政策主要体现在生育补贴等财政方面。生育补贴对中国或许有效果,尤其是较为贫穷的家庭,但是其成本高昂。

 

东亚有着世界上最低的生育率。尽管东亚国家也有家庭政策的尝试,但是效果不尽人意,主要原因是性别不平等程度高以及工作时间长和工作不稳定等工作特征让生育水平持续较低。

 

中国的家庭政策也需要配合解决以上问题才能提高生育水平。此外,中国还面临两个特殊问题,一是长期的一孩政策降低了对孩子价值的期望,二是流动人口和子女分离

 

总而言之,如今世界上大多国家年轻女性的受教育水平超过男性,这一不可阻挡的趋势更加要求生活中各方面性别平等程度的提升。当性别平等程度发展不充分时,女性就会面临生育与工作的困境,并且往往选择工作而非生育高收入国家中高劳动参与率和合理生育水平并存的原因正是持续改进社会经济制度来提高性别平等程度。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