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疫情一年,婚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疫情一年,婚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本期作者|王东晖
 
“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富裕还是贫穷、健康还是疾病、快乐还是忧愁,我将爱你、珍惜你,对你忠诚,直到永远。”这是许多夫妻都会在婚礼上许下的誓言。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世界。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有的人生命受到病毒威胁,有的人失去至亲,有的人丢了工作,有的人收入变得不稳定……在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婚姻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夫妻是如同在婚礼中宣誓的那样,结为攻守同盟,互相扶持,度过难关,还是像一句老话说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最近汪小菲和大S的离婚风波将疫情对婚姻的影响又来回到我们面前,因为有关疫情的政治立场不同,两人面临结婚以来最大的考验。那么是疫情激起了新的矛盾,还是只是过去生活中的矛盾在婚姻中被放大?从这两个人过往的经历来看,很有可能是后者。三观不一致在太平的日子可能相安无事,但遇到大的外部危机就会浮出水面变得不可容忍。
 
尽管现在疫情并未完全结束,我们尚不能全面评估疫情对婚姻的影响,但是一些已有的数据表明,疫情确实在很多方面改变了婚姻生活。这篇文章将通过介绍关于疫情期间美国结婚和离婚数据的研究,对这个问题进行初步讨论。
 
疫情对婚姻的影响:两种假说
 
No.1 “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不想进来”
 
疫情如何影响婚姻?从以往学者们对灾难与婚姻的研究中,我们可以大致总结出两种假说。一种假说认为,在疫情面前,婚姻是脆弱的。疫情带来生命、财产损失,造成人们的心理上的创伤。对未来的不确定也会让人们感到压力山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夫妻双方会减少交流,增加吵架乃至家暴的频率。特别是居家令的执行,使得一些夫妻24小时抬头不见低头见,更可能使得原有的矛盾进一步激化(Luetke et.al., 2020)。因此我们很有可能看到疫情过后离婚率的上升。
 
这样的情况不仅适用于已婚夫妻,也适用于未婚情侣:疫情导致的冲突也会让情侣更容易分手。而对于单身人群而言,收入的不稳定也会使他们推迟结婚的计划。因此我们也更有可能看到疫情后,至少短期之内结婚率的下降。
 
No.2 “城里的人不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另外一种假说认为,疫情使婚姻更稳固。寻求他人的帮助和支持是人类天性。从婴儿寻求父母怀抱开始,人类就会在无助、感到不安全的时候寻求最亲近人的帮助。成年人进入亲密关系之后,最亲近的人便从父母变为伴侣。面对疫情,伴侣的经济、情感上的支持变得尤为重要。夫妻之间的相互扶持反而更能够进一步巩固夫妻间的感情。例如美国家庭调查(American Family Survey)发现,2019年有40%的男性和女性认为他们的婚姻出现了问题,而在2020年,这一数字下降到29%。
 
对于未婚人群而言,疫情也会使他们意识到组建家庭的重要性。例如有学者指出,疫情使人们意识到了健康保险的重要性,而伴侣工作提供的健康保险则是很多人得以获得健康保险的来源(Wagner et.al., 2020)。因此单身人群出于经济保障的考虑,更有可能走入婚姻,而疫情会加速这一过程。
 
现有数据:或许更加复杂的现实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种假说都是针对疫情结束之后对于结婚率和离婚率的短期预测。那么现有的数据展现了一个怎么样的趋势呢?一篇基于美国五个州(亚利桑那、佛罗里达、密苏里、新罕布什尔以及俄勒冈)的结婚、离婚行政记录数据的描述性研究表明,2020年登记的结婚、离婚数量都比前一年有所下降(Manning and Payne, 2021)。即使考虑了结婚率和离婚率逐年变化的一般趋势,2020年的登记结婚、离婚数据仍然是偏低的。相比于正常趋势,这五个州从2020年3月至6月大概一共少了21,000例结婚申请和16,000例离婚申请。
 
如何理解这些数据?或许大家的第一反应是:这有什么奇怪的嘛!疫情期间几乎所有的日常生活都受到了影响,有不少人纷纷推迟了结婚或离婚的计划。再加上政府行政效率的降低,这就更加反映在登记结婚和离婚数量的下降上了。一旦生活步入正轨,我们就会看到结婚和离婚数量的恢复。学者们发现一些地区确实出现了恢复的迹象。就离婚登记情况而言,亚利桑那州、密苏里州从8月份开始大致逐步恢复到了疫前水平,但是并没有出现离婚申请突然增加的情况。而佛罗里达、俄勒冈州离婚登记的数量则在整个2020年低于疫情前的水平。综合起来,就目前数据而言,我们并没有看到像第一种假说预测的那样出现离婚数量的异常增加。
 
同样的趋势也出现在丹麦。研究人员通过研究丹麦各个月的分居和离婚申请数量,也并未发现疫情导致更多离婚和分居申请(Fallesen,2021)。
 
这是否意味着如同第二个假设预测的那样,疫情使得婚姻更稳固了呢?也不一定。疫情产生了更多不幸福的夫妻,但是并不意味着离婚率就会因此上升。出于经济因素的考量,夫妻很可能被迫生活在一起。更为重要的是,在对比各州婚姻法、居家令政策开始/结束的时间、失业率乃至州长的党派后发现,各州离婚数量下降的幅度和恢复在时间上并不完全对应上述几个因素。
 
如果关注结婚的话,我们会发现亚利桑那、密苏里以及新罕布什尔州的登记结婚数量从2020年7~8月开始有恢复的迹象,但是也有一些州,例如佛罗里达、俄勒冈等州并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在另外一个针对美国三个州的2020年结婚登记数量的研究中,学者们也发现结婚数量自疫情爆发开始出现下降,并且在短期内并没有恢复的迹象(Wagner et.al., 2020)。
来源:Manning and Payne, 2021
 
小结
 
诚然,对于疫情如何影响婚姻我们还很难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目前基于美国部分州的数据的描述性的研究表明,结婚和离婚数量在疫情的初始阶段都有相当程度的下降。随着疫情的缓解,有些地区已经看到结婚和离婚的数量趋于疫前水平,有些地区则并没有出现恢复的迹象。
 
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人们仅仅是因为疫情推迟了结婚或离婚时间,还是在经历过疫情以后永久地改变了对婚姻的认识,以至于重新考虑结不结婚、什么时候结婚、婚姻能否持续等一系问题?我们也期待以后有更多后续的研究关注这个问题。
 
参考文献
 
[1] Luetke, Maya, Devon Hensel, Debby Herbenick, and Molly Rosenberg. 2020. “Romantic Relationship Conflict Due to the COVID-19 Pandemic and Changes in Intimate and Sexual Behaviors in a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Sample of American Adults.” 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 46(8):747–62.
 
[2] Wagner, Brandon G., Kate H. Choi, and Philip N. Cohen. "Decline in marriage associated with the COVID-19 pandemic in the United States." Socius 6 (2020): 2378023120980328.
 
[3] Manning, Wendy D., and Krista K. Payne. "Marriage and Divorce Decline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A Case Study of Five States." Socius 7 (2021): 23780231211006976.
 
[4] Fallesen, Peter. "Decline in Rate of Divorce and Separation Filings in Denmark in 2020 Compared with Previous Years." Socius 7 (2021): 23780231211009991.
 
/ 本期作者 /
 
王东晖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讲师

王东晖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