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新冠疫情期间美国“犯罪率”真的下降了吗?

新冠疫情期间美国“犯罪率”真的下降了吗?

■ 为了阻止新冠疫情的蔓延,在去年三月底左右,美国各个州政府都发布了强制性的居家隔离政策。新冠病毒(COVID-19)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消极的影响:不断增加的死亡人数,失业以及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然而,或许你能想到吗?COVID-19的确也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一些积极的影响,例如碳排放量显著减少,新冠疫情期间政府实行的居家隔离政策使得交通出行和工业活动减少,从而改善了生活环境;另外一个被视作“积极”的影响则是:美国的犯罪数量减少。
 
|新冠疫情后美国犯罪数量的变化|
 
■ 几乎所有的新闻杂志都在报道,在实施居家隔离政策后,全美国的犯罪数量大幅减少了。这一结论得出的衡量标准是报警呼叫服务数量。《华盛顿邮报》报道,相比2019年同期,在2020年3月16日到4月22日期间,30个行政区中共29个行政辖区的呼叫服务数量减少,其中芝加哥下降幅度高达25%,华盛顿和巴尔的摩下降幅度达到20%。《今日美国》也报道称,在2020年2月2日到3月28日之间,30个警察署每周接到的报警呼叫电话下降了“至少12%”。纽约市警察局长Dermot Shea甚至对CNN表示“犯罪行为已经从美国地图上消失了”。
 
■ 尽管对犯罪率下降程度的估计存在差异,但是自新冠疫情居家隔离以来,美国的犯罪率下降已经成为共识。不过,美国犯罪率下降的程度仍然有很多未知的东西。首先,这一结论需要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数据,然而由于疫情的突发性,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数据收集无疑在短期内难以达成。其次,报警呼叫服务作为各个新闻报道中衡量犯罪数量变化的工具,仍需要其他的测量依据或策略加以辅助。最后,大多数新闻媒体仅仅关注大城市,并从中得到结论,更多中、小城市以及乡村地区的数据也需要用来证实是否和大城市的情况一致。根据一个小城市——俄亥俄州莫米市(人口总量为13669人)的警察局局长叙述,对比2019年同期,在新冠疫情封锁期间,报警呼叫数量下降了26.3%。
 
不同类型的犯罪行为数量变化情况
 
■ 总的来看,在居家隔离期间,全美犯罪率的确有所下降,但是所有的犯罪行为不可一概而论,还需要考虑内在的差异。Ashby(2020)比较了美国十几个不同规模的城市,主要比较了疫情前后6种严重的犯罪行为变化:1、公共场所严重袭击;2、住宅严重袭击;3、住宅盗窃;4、非住宅盗窃;5、机动车盗窃;6、汽车盗窃。结果却发现,在疫情期间,犯罪率是减少、增加还是保持不变,并没有一致的模式,有时还与地区高度关联。
 
■ 尽管全美犯罪率在下降,而Ashby的研究却证明严重的犯罪行为大多数是保持不变并且与地区高度相关。那么这两个结论截然不同的原因何在呢?答案便是犯罪行为的不同类型。大体来说,犯罪行为可以被分为群体犯罪与非群体犯罪。比较常见的群体犯罪是由一帮年轻人犯下较为轻微的罪行。在疫情之前,每天放学后通常是年轻人犯罪的高峰时段,居家隔离政策一旦实施,青少年便不能像往常一样去学校、聚会,更别提聚集在一起挑事了。非群体犯罪则通常由一个人完成,包括亲密伴侣暴力、严重的偷窃、斗殴及其谋杀。因为仅需一人便可以完成犯罪,封锁的政策并不能阻止非群体犯罪,特别是在疫情期间,人们会感受到灾难带来的痛苦,承受巨大的压力、焦虑和刺激,情绪更容易失控。
 
■ 那么在此情境下,严重的犯罪行为例如谋杀,在两个年份之间则不太可能表现出下降的趋势。除了毒品犯罪,大多数犯罪行为与季节有关。通常来说,谋杀率在夏季高于冬季。不过,根据季节性和长期趋势调整后,2017年1月—2020年12月期间美国34个城市的月平均谋杀率数据仍然显示,2020年的谋杀率比2019年高出30%(见下图1)。在34个城市中,有29个城市的谋杀率都有所上升(见下图2),虽然几个增长过快的小城市2019年谋杀案件非常少,比如加州丘拉维斯塔的凶杀案在样本中增长幅度最大(150%),这一比例基于6起凶杀案的差异(2020年为10起,2019年为4起)。不过,谋杀案件的大幅增加也发生在大城市。根据芝加哥和费城这两个“谋杀案件热点城市”的数据,芝加哥在2019年502起谋杀案的基础上增加了278起,增长幅度为55%;而在费城,2019年1月1日到5月29日期间,共发生了131起谋杀案,2020年同期增长也达到了15%。家庭暴力的情况在这样的状况下甚至会加剧。居家隔离政策使得同居的伴侣、夫妻保持很近的距离,彼此无法避免每日的接触,因此争吵的机会也有所增加。对于受害者来说,有了更多被侵害的时间,而更少的求助与逃脱的机会。而在数据上来看,家庭暴力情况也的确更加严重。尽管家庭暴力的真实数据很难获得,在官方数据中,它常常被低估,不过根据莫米警察局,2020年5月29日以前共发生73起案件,而2019年同期仅有55起,增加约33%,其中甚至还不包括家庭纠纷的情况。在失业与酗酒的影响下,强制性的居家命令增加了家暴的几率,警察局局长Tullis甚至戏称“有毒鸡尾酒”来回答这一现象。
来源:Rosenfeld et al. (2020)(下同)
 
Figure 2. Percentage Change in Homicides,2019-2020
 
 
犯罪率的下降值得庆祝吗?
 
■ 由一群人犯下的轻微罪行往往占比更多,而因为疫情居家隔离的影响,这些轻罪行为得以遏制。虽然家暴与谋杀此类的重案更少,但其危害性往往也更大。因此,美国犯罪率的下降得益于轻罪的大幅减少,但重罪数量并未削减甚至有所增加。那么是否还能认为犯罪率的下降是新冠疫情封锁政策带来的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呢?
 
■ 家庭暴力往往被视为“最昂贵的”犯罪行为之一。因为家暴的受害者通常需要大量的心理咨询和治疗,重新安置,经历工作和工资的损失,并且可利用社会服务资源往往非常有限。谋杀也同样影响巨大,除了高昂的起诉费用,被害者的家庭成员将经历难以承受的悲痛,给心理带来巨大的创伤。相较于家庭暴力和谋杀,轻罪对社会的影响则小得多。
 
■ 因此,笼统地认为封锁的政策有利于犯罪率的下降而忽略了背后的事实是不可取的。联邦和州政府的封锁政策在无意之中减少了对社会危害较小的轻罪,而却可能以增加更严重的犯罪行为为代价,因此从犯罪活动类型的转变这一层面来考虑封锁政策或许是有一定负面影响的。在疫情之下,为了阻止病毒进一步蔓延,控制感染与死亡的人数,居家隔离政策非常必要;但从长远计,小编认为减少犯罪行为应从根源入手,由居家隔离措施带来的严重犯罪行为的增加也应该引起警惕。
 
参考文献
 
[1]Ashby, M. P. J. (2020). Initial evidence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and crime in the United States. Crime Science, 9(6), 1–16.
 
[2]Bauwens, M., Compernolle, S., Stavrakou, T., Müller, J. F., van Gent, J., Eskes, H., et al. (2020). Impact of coronavirus outbreak on NO2 pollution assessed using TROPOMI and OMI observations.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 online first.
 
[3]Boman J H, Gallupe O. Has COVID-19 changed crime? Crime rates in the United States during the pandemic[J]. American journal of criminal justice, 2020, 45(4): 537-545.
 
[4] Rosenfeld R, Lopez E, Jr.(2020). Pandemic, Social Unrest, and Crime in U.S. Federal Sentencing Reporter, 33 (1-2): 72–82.
 
本期作者
 
熊英宏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硕士研究生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