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阿富汗大变天,哪里会有难民潮?

阿富汗大变天,哪里会有难民潮?

作者 | 闵欣伟(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人口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1. 新的背景:塔利班卷土重来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塔利班武装人员占领阿富汗总统府,阿富汗总统迫于塔利班对首都喀布尔的武装袭击威胁选择离开;这是自2001年美国推翻塔利班政权以来,塔利班又一次成为阿富汗的执政力量。
 
塔利班此次的进攻机遇似乎来自于美军与北约军队的陆续撤离。2020年2月,时任特朗普政府与塔利班签署协议,并宣布美军将陆续撤离。当地时间2021年5月1日,最后一批美军从阿富汗撤离,这标志着持续近20年的阿富汗战争进入尾声。
 
就在美军陆续撤离之际,塔利班趁机加紧攻势,在北部省份取得显著进展,阿富汗逐渐陷入不稳定的局势。当地时间2021年7月3日,距离美军撤离仅2个月,阿富汗13个区域就已落入塔利班的控制,直至当地时间8月14日,塔利班攻占防卫森严的马扎里沙里夫,成功控制了整个阿富汗北部地区,将阿富汗政府的控制范围进一步压缩到中东部,并逼近首都喀布尔。
 
首都喀布尔的失守危机使得周边地区充满了惶恐的气息,尽管塔利班于8月15日发布声明称任何人的生命、财产和尊严都不会受到伤害,喀布尔市民的生命也不会受到威胁;但大量民众仍因担心塔利班的伊斯兰教法统治,匆忙涌向喀布尔机场,想方设法离开阿富汗。那么,阿富汗民众在面临政权更迭与社会动乱时会逃往何处呢?
 
2.巴基斯坦与伊朗:阿富汗人口的集中迁移
 
结合1990-2019年期间,阿富汗国际迁出人口的主要去向,可以推断,巴基斯坦与伊朗是此次事件中阿富汗民众最有可能的逃亡目的地。
 
1990年,95.25%的阿富汗移民分布在巴基斯坦(49.46%)与伊朗(45.78%)两国,而在之后的一段时间,伴随着伊朗与巴基斯坦的两次“第一迁入地”的更替,两国所容纳的阿富汗迁出人口比例也开始有所下降,到2019年,分布在两国的阿富汗迁出人口规模在其迁出人口总存量中的占比降至76.15%。取之而来的则是沙特阿拉伯、德国与美国对其吸引力的增强,其所容纳的阿富汗迁出人口存量比例涨幅分别为6.73%、3.59%、1.15%。然而,这并未从根本上扭转阿富汗人口对于巴基斯坦与伊朗两国的集中选择。这两国对于阿富汗迁出人口的容纳比例变化有所不同,前者由于难民政策的调整导致对阿富汗人口的吸引处于波动下降趋势,而后者则在1995年取代前者成为阿富汗人口的“第一迁入地”,且在其容纳的阿富汗迁出人口比例变化过程中表现出稳中有降的特征。
数据来源:根据International migration stock 2013、2017、2019整理计算得出。
 
大量阿富汗人口之所以集中迁往巴基斯坦与伊朗,其之间在地缘、文化与民族等方面的相似性特征起到重要作用。1893年,英国协议划定杜兰德线,将完整的普什图民族分割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两个国家,这意味着,世居在两国边境的普什图族人在文化、宗教、语言等方面具有极强的同质性,这则更使得居住在阿富汗的普什图族人可以顺利进入巴基斯坦西北边境地区。另一方面,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之间较为模糊的自然边界大大降低了阿富汗人口迁入巴基斯坦的成本与难度。然而,由于大量阿富汗难民给巴基斯坦带来了诸多社会问题,从而导致其在1995年后开始调整难民接收政策并逐渐遣返国内的阿富汗难民,对于之后迁出的阿富汗难民进行严格的边境监控与迁移限制,从而导致其迁移风险增强。在此背景下,不少阿富汗移民逐渐向有着相似穆斯林宗教背景的邻国伊朗迁移(时宏远,2010)。
 
3.动乱与难民:阿富汗人口国际迁移的原动力
 
事实上,此次事件在阿富汗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并不罕见。20世纪70年代后,阿富汗就一直处于动荡不安的社会状态之中。从1973年查希尔王朝覆灭到“四月革命”下的政变,再到1979年苏联入侵后的十年战乱期间,阿富汗政局处于完全混乱失控的状态。在此背景下,阿富汗境内人口生命遭受威胁,同时包括因政变而被牵扯到的政治难民,为继续生存纷纷外逃。直到1992年由苏联扶持的纳吉布拉政府被推翻,政权交替后阿富汗迎来了极为短暂的和平,而后则是各方反对武装对于过渡政权治理的不满而爆发的利益冲突使得阿富汗重新回到战乱的状态,为免受战火侵袭,大规模人口向外迁移。
 
1996年塔利班成功取得政权控制,但因其对伊斯兰教的极度狂热,导致其以建设纯伊斯兰化社会为目标,并在其教义教法的驱使下对妇女和异教徒实施极端迫害;与此同时,其执政期间因公开鼓励贩毒与制毒,更是遭到联合国的严厉制裁,而这则直接导致其民不聊生,尤其是持续三年的旱灾直接加重其国内粮食与水资源危机,从而在塔利班执政时期,尽管整体政局相对稳定,但严酷的宗教迫害与艰难的生存条件却成为这一时期最重要的人口迁移推动力。
 
进入21世纪,阿富汗并没有得到喘息的机会,而是再一次陷入频繁的战乱与动荡之中。2001年,“9·11”恐怖事件的发生使得美国迁怒于阿富汗,并直接发动战争进行打击报复;这之后的5年,塔利班的复苏与大规模武装攻击使得阿富汗整体局势更加恶化,而这则再一次导致大量难民流离失所被迫迁移(时宏远,2010;罗怿,2019)。
 
上述过程中,持续频繁的社会动乱与政权更迭使得阿富汗国内难民规模难以缩减。1990年,阿富汗难民多达633.91万,占世界难民总规模的36.44%。此后,其虽呈现出波动下降的变化趋势,但直到2020年,其难民规模仍达到272.92万,占世界总难民的13.2%,这仍然是一个比较庞大的规模,并且高于南亚区域内的其他国家。此次事件后,阿富汗难民数量势必有所增加,根据1996-2001年塔利班执政期间阿富汗难民规模增加近100万的情况,同时结合此次事件中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的“和平谈判”,及其用以平复民众心态的声明,认为阿富汗难民增幅有可能低于25年前塔利班执政时期。然而,大量难民所带来的各种人口与社会问题仍需进一步关注。
图1 1990-2020年阿富汗难民数量(万人)及其在世界难民中的占比(%)
 
数据来源: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数据整理计算得出
 
与阿富汗国内的动荡不安相比,国外相对安稳平和的生存与发展环境吸引着大规模阿富汗人口加入到国际迁移大军。1990年,阿富汗国际迁出移民存量达682.34万,人口迁出率超过50%。随着苏联撤军,阿富汗短暂和平时期,国际移民存量大幅度下降,人口迁出率也降至20.52%。然而,1996年塔利班掌权后实施的一系列伊斯兰化的统治措施使得大规模阿富汗民众出逃,然而迫于其邻国移民限制,因此尽管其移民存量有所增加,但并未达到1990年的同等水平。2010年以后,阿富汗国际迁出移民存量变化趋势相对较为稳定,但相比于之前有较大幅度增加。然而,由于国内常住人口增速加快,阿富汗人口迁出率出现明显的波动下降趋势,截至2019年13.78%的阿富汗人分布在其他国家。总体而言,近30年间,阿富汗的国际移民存量变化与其国内社会稳定程度具有一定联系。从上文表1中的数据可以侧面推断,阿富汗的国际迁出移民中,难民占据了相对大的比例。在此情况下,迁移成本与风险就成为其最需要考虑的问题。
图2 1990-2019年阿富汗国际迁出移民存量(万人)与人口迁出率(%)
 
数据来源:根据International migration stock 2013、2017、2019与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2019整理计算得出。
 
时隔25年,塔利班再一次执政阿富汗,尽管其向民众做出保护其生命与权利的承诺,但25年前塔利班统治的“阴影”犹在。同时,结合60多国于当地时间8月15日发布的联合声明表示各方将允许人员离开,同时保持机场及过境口岸的安全开放,阿富汗的国际迁出移民势必在短期内迅速增加。当然,随着塔利班新一轮统治步入正轨,其向民众做出的承诺是否能够兑现将成为阿富汗国际移民变化趋势的重要影响因素,关于此还需要依据后续情况更新进行求证。
 
4.防范:中国的从容应对
 
阿富汗政权更迭过程中造成的社会动乱与民众的流离逃亡,以及塔利班组织背后潜在的恐怖势力风险,都使得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阿富汗邻国都在进行针对性的军演部署与边境防御,以防止阿富汗风险外溢。
 
在此过程中,中国首先与塔利班进行交涉,要求其与恐怖组织划清界限并进行坚决有效打击。尽管塔利班做出承诺,但由于其与部分中亚恐怖组织在多方面具有密切联系,同时扁平化的组织管理模式使得高层不一定能够对其进行约束,恐怖主义势力外溢的风险依旧存在。在此背景下,瓦罕走廊就成为了最后一道坚固防线。
来源:侯赛雷.和25年前塔利班夺权不同,这次中国做了多手准备[EB/OL]. 2021[2021.08.15]. https://mp.weixin.qq.com/s/qAoOpeje8r0Cqgn1jQJ_VA.
 
瓦罕走廊位于帕米尔高原南端和兴都库什山脉北东段之间的一个山谷,西起阿富汗巴达赫尚省,东到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西长约300公里;其中,中阿边界线仅为92.45公里。高海拔的高原、山地使得瓦罕走廊人烟稀少,越境者很容易被发现,尤其是在“9·11”事件之后,为防范阿富汗人非法越境,中国边防部队有所加强,这就使得阿富汗进入中国的通道被严格限制,难民与塔利班相关势力直接通过瓦罕走廊进入中国边境的难度较大,由此产生的风险渗入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另一方面,针对塔吉克斯坦东部区域军警力量薄弱而可能带来的渗透风险,早在2014年,塔吉克斯坦经济下行之际,中国就开始察觉到西部边疆安全形式变化并向塔吉克斯坦提供直接的设备设施与联合反恐中心建设支持,并通过能源经济合作将两国利益相匹配;由此调动塔吉克斯坦的防御缓冲作用,并对可能出现的恐怖主义势力渗透风险做出预判和准备(侯赛雷,2021)。
 
至于之后中国面对阿富汗的局势变化应采取何种策略以推动中国、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之间的发展秩序建立则需要结合后续阿富汗发展情况做进一步判断。
 
责编 | 李婷
 
图编 | 胡文波
 
参考文献:
 
[1]侯赛雷.和25年前塔利班夺权不同,这次中国做了多手准备[EB/OL].2021[2021.08.15].https://mp.weixin.qq.co m /s/qAoOpeje8r0Cqgn1jQJVA
 
[2]罗怿.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问题及其安全挑战[J].印度洋经济体研究,2019,06:115-131.
 
[3]时宏远.浅议巴基斯坦境内的阿富汗难民问题[J].世界民族,2010,02:47-53.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