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关于中国人的性生活,你知道多少?

关于中国人的性生活,你知道多少?

作者:於嘉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社会研究中心助理教授

责编:靳永爱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

图编:何雨辰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社会研究中心博士生

 

亲密关系的形成是个体迈向成年的重要标志,而性(sexuality)则是亲密关系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除此之外,性与人类生活的很多方面都息息相关,例如婚姻、生育、健康、主观感受等。然而长期以来,性都是一个禁忌的话题,人类早期对其进行的学术探索也更多地集中在生理与健康方面。但正如我们所知,人类的观念与行为是嵌入在社会之中的,受到制度、文化、科技发展等多方面的影响,性也不例外。因此,从社会学、人口学的角度,利用社会调查的方法去理解性是十分必要的。

 

在改革开放以前,中国对性的研究相对滞后,且主要集中在医学领域。研究者将性作为一个健康议题,关注性医学知识、性功能等方面。直到80年代,学者们才开始关注到性的社会性一面,通过社会调查了解中国人性观念、性知识、性行为等相关方面,例如刘达临在1989-1990年期间开展的性文明调查,潘绥铭与合作者在2000-2015年进行的四次全国代表性性调查等。然而,以往的调查虽然展现了中国人性生活、性观念的概貌,但内容仍比较单一,未能将性生活、性观念与生育、婚姻与家庭、健康这些重要的社会后果联系起来。此外,对性的研究也也多从公共健康、人口分布等角度出发,并未将性与社会分层和不平等联系起来。

 

为了更好地理解中国人的性,来自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北京大学社会研究中心、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的学者组织实施了中国人私生活质量调查(Chinese Private Life Survey,简称CPLS)。为了保护受访者隐私,CPLS采用网络自填问卷的方式,并对数据进行了加密,确保无论是调查执行团队还是研究团队都不能够将个人信息与问卷数据进行匹配。基于滚雪球与配额抽样的方式,共回收了6828份有效问卷,经过加权后,具有较好的全国代表性。基于CPLS数据,我们对中国人的性观念与性行为随时间的变化、性别差异与社会经济地位分化进行了分析,文章“Sexuality in China: A review and new findings”发表在Chinse Journal of Sociology的“Sex Life in China”的专刊上,希望与大家分享一些有趣的发现。

 

1

性观念越来越开放吗?

 

数据显示,相比于60后和70后,80后与90后对于婚前性行为同性性行为的接受度略有提高,但是对于婚外性行为的态度,在不同出生队列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且接受程度非常低。考虑到社会整体对婚外性行为如此负面的态度,也难怪出轨是影视作品中永恒的题材。

图1 男性和女性对婚前、同性和婚外性行为的态度随出生年份的变化

 

在传统观念中,女性往往是性中被动的一方,性关系中主动的女性甚至会被污名化。然而从CPLS的数据来看,男性和女性对女性在性中的主动性都较为认可,但随出生队列的发展趋势却不尽相同。女性整体的态度是越来越开放,但男性的态度却并非线性变化的,80后男性对女性在性中的主动性最为认可,但是90后却略有向传统回归的倾向。

图2 男性和女性对女性在性生活中主动性的态度随出生年份的变化

 

2

性开始得越来越早吗?

 

答案是肯定的。初次性行为年龄最大的变化发生在90后之中。根据CPLS数据,70后、80后男性和女性的初次性行为年龄的中位数都在22-24岁之间,然而在1990-1994年和1995-2002年出生的男性中下降到20岁和19岁,在1995-2002年出生的女性中也下降到19岁。

 

不同教育程度群体在初次性行为的年龄上差别不大。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具有初中或以下学历的80后男性中,初次性行为年龄的是26岁,比教育水平较高的男性明显更晚,这一模式与以往关于婚姻研究的发现一致,即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男性被一定程度排除在了婚姻市场之外,性生活也开始得更晚

 

3

年轻人更热衷于性吗?

 

根据我们的常识,年轻人精力旺盛,理应在性方面更为活跃。但是我们的研究显示,性在年轻人中可能逐渐失去了吸引力。对于1970-1994年出生的有配偶的男性和女性,过去一年没有性生活的比例在6-9%之间,然而在最年轻的95后有配偶的男性和女性中,这一比例分别为14.6%和10.1%。此外,1995-2003年出生的有配偶的男性,性生活每个月少于1次的比例也达到11.0%,比80后与1990-1994年出生的队列更高;而在95后男性中,性生活每周在3-6次之间的比例为19.7,%。低于80后男性的26.8%。(大家可以根据表1自行对号入座)。

 

表1 不同出生队列有配偶的男性和女性的性生活频率

注:有配偶指的是正处于婚姻或同居状态。

 

4

谁的性生活更丰富?

 

根据潘绥铭等学者的观点,活跃的性生活是成功的标志之一,尤其是对男性而言。在以往的研究中,也发现社会经济地位更高的男性具有更丰富的性生活。但是根据CPLS的最新数据显示,性活跃度与社会经济地位的关系似乎在年轻的群体中逆转了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群体性生活更频繁,也更多地利用互联网寻找性伴侣。

 

CPLS中,我们询问了受访者与伴侣的性生活频率。数据显示,在1980年以前出生的男性中,我们发现教育程度与性生活频率呈正相关。然而,社会经济地位与性生活频率的关系在80后与90后男性中发生了逆转。在80后男性中,每周有3-6次性生活的比例在初中或以下学历的群体中是31.4%,远高于研究生学历群体的10.4%。在1990年至2002年出生的男性中,超过一半的受过研究生教育的人每月的性生活少于一次,29.2%的人每周至少有一到两次性生活。相比之下,43.8%的初中或以下教育水平的男性每周至少有一到两次性生活。

 

在女性中,我们并没有观察到教育与性频率间明显的关系。然而,具有研究生学历的女性似乎性生活频率更低。在这些教育程度最高的女性中,1980年以前出生的有23.9%在过去一年没有性生活,80后中有约三分之一每个月的性生活少于一次。

 

互联网的发展让人们有了更多形成亲密关系的方式,在CPLS中,我们询问了受访者是否有通过互联网约炮 、寻找“一夜情” 或者各种提供性服务的人的经历。结果显示,男性比女性更多地通过互联网寻找性伴侣男性群体中,80后是最积极的,尤其是教育程度在初中或以下的男性,超过一半有此经历。而在女性中,队列的变化并不明确,1990-1994年出生的女性最少使用互联网寻找性伴侣,但95后女性则更为积极,但这种增长主要集中在初中或以下教育程度的群体中。

 

表2 不同出生队列与教育程度的男性和女性有过利用互联网寻找性伴侣经历的比例

5

谁会进行商业性行为?

 

在CPLS中,我们询问了受访者是否有过付费性行为与收费性行为。在1970-2002年出生群体中,男性中有过付费性行为的比例在6-11%之间,女性则在2-5%之间。最值得注意的是,对于1990-1994年出生的男性,初中或以下教育程度有过付费性行为的比例为22.2%,远高于教育程度更高的群体。

 

在社会刻板印象中,女性往往被认为更容易利用性去交换金钱或者其他好处。然而,我们的研究结果挑战了这一对女性的污名化,结果显示,男性有过收费性行为的比例远高于女性,在1990-1994年出生的男性中,22.3%有此经历,而同一出生队列的女性中这一比例仅为4.2%。

 

6

男性与女性,谁更享受性?

 

在与伴侣的性生活的生理与心理满意度上,男性都普遍高于女性。此外,男性在性生活中获得高潮的比例也远高于女性。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女性的性满意度和性高潮频率在90后中有着明显的增加

 

讨论

 

基于研究的发现,我们认为对于当前中国人的性,有以下几个方面值得社会的关注。

 

首先,性活跃度与社会经济地位的关系变了。根据潘绥铭等学者的观点,中国的性革命是在高知男性中萌芽的,但是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我们发现,性生活的变化在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群体中反而是最剧烈的,他们也更积极地使用互联网等新兴方式拓展性生活。

 

其次,中国的年轻人仿佛对性不那么感兴趣了。对很多年轻人而言,网络游戏、宠物和其他的娱乐方式可能已经部分替代了性的娱乐功能,关于美国的研究也表明年轻人性生活频率持续下降。而中国未来是否会进入低欲望社会,年轻人选择不恋爱不结婚的无性生活,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此外,一部分中产阶级似乎被剥夺了性生活。996的工作强度、高竞争的工作环境和育儿压力,让很多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群体没有时间与精力去顾及性生活。“室友式夫妻”并不是玩笑,而是很多家庭真实的写照。

 

最后,一些弱势群体的性生活也值得关注。我们的研究发现,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年轻男性更多的参与到商业性行为中,如果保护措施不得当,很容易造成性传播疾病的感染。

 

最后的最后,希望大家都可以过上令自己满意的性/无性生活。

 

参考文献

Yu, Jia, Weixiang Luo, and Yu Xie. 2022. “Sexuality in China: A Review and New Findings.” Chinese Journal of Sociology 8(3): 293-329.

 

文章链接: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full/10.1177/2057150X221114599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