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三十而已:影视剧中的“渣男”为啥这么多?

三十而已:影视剧中的“渣男”为啥这么多?

  #顾佳人间过绿器#,#钟晓芹陈屿离婚#,#林有有段位#,#唯一的好男人是许子言#……

  刷微博的童鞋对这些话题应该不陌生,因为昨天晚上《三十而已》又热搜置顶了。为剧中人物义愤填膺的小伙伴纷纷打上##,积极参与话题讨论。有小伙伴或许要问:《三十而已》凭什么这么火?

  小编看来,这是因为剧情是基于一定现实的社会背景的: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快速变革,中国人的情感和家庭生活也在迅速地变化,正在经历着以“婚育观念转变”为核心的第二次人口转变。相关的家庭问题也逐渐被人们关注,近些年反映家庭情感生活的电视剧也逐渐丰富多样。如反映都市大龄男女情感的《咱们结婚吧》,反映中、年老年情感的《一仆二主》、《金婚》,再如近期人气超高的《都挺好》、《安家》、《三十而已》等。看了这么多家庭情感剧,小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一般剧中女主角色虽然风格多样,但多以体现当代女性自信、努力、独立的积极形象为主。

  反观男性角色,除了少数如《金太郎的幸福生活》的金亮,大部分角色可归为三类:第一类是带你去买美特斯邦威的“霸道总裁”端木;第二类是毫无情商的“大猪蹄子”钢铁直男和“洗衣机男”陈屿;再就是第三类,也是出现最多的,以“我不是天下唯一一个对两个女人动心”的何书桓为代表的渣男。家庭情感剧中渣男角色之多,以至于小编从一开始看《三十而已》,就预测许幻山和梁正贤必为渣男,后来剧情发展也确实如此。为什么国产家庭情感剧中这么多渣男?是编剧有意为之,还是现实就是如此?小编今天就带大家一探究竟。

01

  “渣男”一般指玩弄他人感情,不负责任的坏男人。渣男不仅坏,类型也是多种多样,最为著名的,有为“情感”出轨“渣得明明白白”的洪世贤,也有骗财骗色恶毒如《咱们结婚吧》里的“槟榔男”庄严,也有藏着掖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以“开放关系”为幌子骗色的“海王”梁正贤,等等。渣男种类如此之多,小编不可能在一篇文章里揭开他们所有的虚伪面目,不如首先把镜头对准最常见的出轨、劈腿的渣男。要剖析这类人物,首先要回答的问题便是:

中国有多少人出过轨?

  作为数据科学工作者,盐巴小编肯定是要用数据说话的。出轨也能用数据来研究?想不到吧嘿嘿。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在2000-2015年间,进行了四次以“中国人的性”为主题的全国性抽样调查。调查发现,2000年以来的15年间,有外遇的人,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比例都有显著的增加。截止到2015年,18-61岁的被访对象中,约1/3的男性和1/7的女性,曾与伴侣以外的人有过性行为,这其中10.2%的调查对象表示双方都有过外遇。

  看到这个数据小伙伴们是不是有点惊呆了?不禁开始相信现实中,渣男肯定和电视剧里一样多了。为了消除小伙伴们的心理阴影,需要指出的是,这里的“外遇”不仅指出轨,还包括夫妻双方允许的性行为,如交换伴侣;此外,样本中也包含了处于同居关系的对象。所以真正属于背叛配偶的“渣男”比例,是要比34%要低的。当然客观来说,抽样也不排除低估真实出轨比例的可能性。

  图:18-61岁已婚/同居者自己有过外遇的比例。来源:潘绥铭(2018).

  郭琨,蒋海涛(2016),利用中国人健康状况和家庭生活调查数据发现,约有12.7%的人曾经有过婚外性行为,低于以上的数据结果。但不可否认的是,新世纪以来,出轨人数的比例在显著上升,因而“渣男”、“渣女”的数量确实是在增加的。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出,男性出轨的比例要高于女性,相关研究也指出,男性相较于女性,对出轨的容忍度和接受度都要高。从出轨的时间来看,婚外关系持续的时间差异比较大,有的是短暂“一夜情”,有的可以保持数年,甚至数十年。由此可见,渣男现象并不是影视剧中刻意制作的“人设”,而是基于一定的社会事实的。

02

出轨这般是为何?

  人类文明自个体婚制度确定以来,绝大多数文化都以推崇“一人终老”的忠诚浪漫爱情和婚姻关系为社会“标杆”。从经典的文艺作品可见一斑,马尔克斯笔下的《霍乱时期的爱情》让人唏嘘,电影《恋恋笔记本》更是催人泪下。但上文中,客观数据将渣男越来越多的趋势实锤,不免有些打破了爱情在人们心中美好的印象。为了揭开渣男的面具,我们必须要了解是什么原因让他们选择出轨,哪些因素影响着人们的出轨行为。

  研究指出,影响中国人婚内出轨的因素主要包括自身因素、家庭因素和社会因素三个方面。首先从自身因素来看,年轻、男性、高收入、社会活动活跃、对出轨宽容度高的人更容易出轨。其次,家庭因素主要指婚姻满意度、夫妻双方家庭背景和家庭权力关系。一般婚姻满意度低,夫妻双方家庭背景差异大,家庭权力不平等的家庭中容易出现婚姻不忠的事件。这其中,家庭权力关系对婚姻满意度有影响,并可以此为中介影响出轨行为。Allen(2007)的研究发现,当个体在婚姻中亲密感和自尊感丧失时,更容易寻求婚外的伴侣。而夫妻权力关系的不平等,如我们常说的“妻管严”现象,会造成男性自尊感的丧失,进而影响他们的婚姻满意度,这类人出轨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再者,社会因素,主要指出轨的机会和社会性观念。出轨的必要条件是有出轨的对象,Allen(2004)的研究指出,婚姻不忠者大多数在一开始,并没有主动、刻意去寻找婚外伴侣的想法,而往往是由一件件,如送巴斯光年玩偶,这样的小事一步步叠加起来,逐渐陷入出轨的深渊。潜在出轨对象是影响出轨行为的一个重要因素。Richaredson的研究发现,婚姻不忠的“第三者”,通常是单身,或正经历不幸婚姻且想结束,并且这类人拥有较高的性自由观念,在关系中有较高的控制权。

  我们就以许幻山和林有有的关系为例,来剖析许幻山是如何一步步走上不归路。首先,从许幻山自身来看,他本人30岁出头,是公司老总,日常出差、应酬比较多,因此接触到陌生女性的机会就较多。其次,从家庭关系来看,顾佳的控制欲较强,家里、公司的事务绝大部分是顾佳来拍板,许幻山自己也曾吐槽“顾佳是在养儿子”一样对待他,因此他是“妻管严”的一方。再者,从出轨对象林有有来看,她是单身女性,年轻,性观念比较开放,对情感关系控制权比较强,这一点从她一步步对许幻山的“洗脑”可以看出。

  林有有确实是一位“段位”比较高的“第三者”,她有明确的目标,会卖惨,深夜装醉博取许的同情;同时她抓住了许幻山的“要害”,即对于在家中地位不高的不满。她更是通过细数,诸如顾佳不让他吃饭,不能踢球,家里没有明火等事实,说他是一个“罩在壳子里人”,是被他太太压制的“小男孩”,这就让许幻山认为林有有才是真正了解他的人,这也是“第三者”惯用手法。而林有有更厉害的地方在于死缠烂打,认准了目标就一定要“吞下去”,辞掉工作只身一人来上海,更是为许幻山的出轨“铺平了道路”。当然,出轨这件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一开始许幻山还能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有家有孩子,但由于他的性格优柔寡断,又加上恰逢家庭内因茶厂的事情与顾佳发生不快,在林有有的一步步诱惑下,掉进了早已精心布置好的陷阱。不得不说,该剧的编剧对于这对人物的刻画是相当准确,演员的演绎也是相当到位。从网友愤怒的到林有有扮演者的微博下“泄愤”可以看出,人物的塑造是十分成功的,原因就在于符合社会学的基本观察。

03

中国人的婚姻真的那么不堪?

  面对出轨比例越来越高的现实,我们不禁要问到,中国人的婚姻难道真的像剧情里的夫妻那样,不是遇上许幻山般的婚姻不忠者,就是陈屿般的性冷淡和冷暴力,要么就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安嘉和一样的暴力狂?我们有必要认真地考察一下中国人的婚姻满意度。因此,小编必须要用数据说话。

  王存同、余姣(2013)利用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对当前中国已婚夫妇的婚姻满意度进行了分析,他们发现,已婚夫妇婚姻满意度整体上较高。这其中,有82.62%的夫妇对婚姻感到满意,13.95%的夫妇满意度为一般,只有3.43%的夫妇对当前的婚姻表示不满意。影响婚姻满意度的因素主要包括:人口学特征、同居史、夫妇交流情况、配偶替代意愿等。具体来看,与男性相比,已婚女性的婚姻满意度较低。而城市居住、多子女、无婚前同居经历、缺乏交流、有配偶替代意愿的夫妇婚姻满意度相对较低。由此可见,绝大多数的中国夫妻关系是令人满意的,并没有出现家庭情感电视剧中“是男就渣”的设定。但有生活经验的人通常体会到,婚姻关系的维持并不只与伴侣的是否忠诚有关,家庭的收入,子女情况,夫妻交流沟通等都是婚姻里重要的因素,甚至是更重要的因素。

  有细心的小伙伴可能注意到中国式的“高考后离婚”的现象,不少家长为了不影响孩子的心态和考试情绪,宁愿选择维持实质已经死亡的婚姻关系。这一方面反映出当前中国家庭仍然以孩子为中心的事实,同时也体现出一个生活的事实,婚姻关系中必然要面对妥协和忍让,成人的世界是非常复杂的。看过韩国百想艺术大奖得主金喜爱主演的《夫妻的世界》的朋友想必会有这样的体会,池善雨不是不想和李泰伍一刀两断,但是夫妻生活多年,生活圈子重合,又有孩子,这样错综复杂的关系和现实,不得不让人学会妥协。有些中国网友对于这部剧没有拍成“手撕小三,锤爆渣男”的“爽剧”而给出了较低的评价,但从韩国观众的反应来看,是十分认可这个剧情的。毕竟现实里我们绝大数人都是池善雨,为了孩子而妥协;而不是暴打家委会会长、怒怼奚落太太圈、怒整渣男和小三的“过绿器”顾佳。

04

影视作品中渣男为什么这么多?

  最后,回到本文开始的那个问题——影视作品中渣男为什么这么多?超出了现实的实际情况?小编尝试从影视制作、受众群体和社会影响三个方面来回答一下。

  首先,影视剧本身是商品,影视公司制作电视剧首要目的是盈利。因此,从情节设计上,首要任务就是吸引观众,提高收视率。小编注意到,现在的影视剧推广已经不再是当年播放电视预告、《中国电视报》投放剧情简介这样单一的手段,而是充分利用社交媒体、商业广告和自媒体,展开全方位的“立体打击”。文章前面提到的《三十而已》每晚“固定”的热搜,并不是出于“偶然”,而是商家有意为之。而在剧情中穿插广告和代言,同样是为了实现商业目的。细心的小伙伴可能注意到,每部电视剧的汽车、手机往往是同一个品牌,主人公玩手机的时候总是不经意的提到某个APP。因此,为了能够兑现商业利益,就要能上热搜、能引爆舆论、能贩卖焦虑,也就能抓得住观众。渣男越渣,小三越绿茶,观众往往就越兴奋。再如顾佳怒怼太太圈的剧情,就使用了影视里夸张的表现手法,是为了吸引观众。毕竟这种事我们现实里都不敢做,只能去想一想,但是顾佳做了,做的还很解气,由此可以预见,会有多少人爱上顾佳这样的人设,爱上了就能把剧一直追下去,也就保证了电视剧的热度和商业收入。

  从受众角度来看,剧中人物曲折的命运和经历,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满足观众“幸灾乐祸”的心理。观众看到剧中人物过的惨,受到渣男的欺负,随即通过互联网平台的互动和宣泄,可以相对释放自己在现实生活的压力和不快,内心得到调适。德塔文《2019-2020电视剧市场分析报告—观众篇》指出,当前电视剧以女性观众为主的趋势越来越强,女性占到62%,较2018年的57%呈现显著地增长,而女性观众最热衷的是情感相关的电视剧类型。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国产家庭剧中,所有的故事线索最后都化简为剧中人物的男女关系。《三十而已》刚开始时,还关注青年一代的创业、住房、子女教育、父母养老等问题,但随着剧情的发展,大家只聚焦于钟晓芹会不会和陈屿复合?王漫妮相亲会成功吗?顾佳什么时候和许幻山离婚?这样的情感话题。而这都是编剧出于受众考量精心安排好的剧本,目的是为了让观众“入戏够深”。

  从社会影响来看,优秀的文艺作品都是对一定时代的反映和升华。《三十而已》的主旨,是为了突出女性追求性别平等、自信、独立的时代趋势。而出现这样的趋势,根本原因是女性观念的解放和地位的提高,时代开始变得更加公平了,更多的女性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相应的社会地位和更独立的价值观,她们不再依附于男性,她们碰见渣男,碰见不好的事情,能够靠自己解决,而这正是近几年家庭情感电视剧想要去讲述的东西。

  小编仔细回顾了一下家庭情感剧发展的历程,十多年前引入的台剧和韩剧,主旨大意是只要你运气好,你就能碰见好男人,比如《恶作剧之吻》,讲述了一个学渣与学霸的故事,再比如《微笑pasta》,王心凌和张栋梁演绎的是一个傻白甜爱上大明星的故事,都是在强调女性需要依附于男性。而作为“另类”横空出世的《我叫金三顺》,这样三观正直的剧,之所以创下了韩国电视剧的收视纪录,正是由于它打破了对传统女性的刻板印象,反映出当代女性的内心中渴望被爱,渴望幸福,但最终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身上,成为了一个越挫越勇的人,这样积极的价值观对于引导当代青年人树立独立、平等的性别观具有建设性意义。

  文章的最后,小编要提醒各位小伙伴,要理性追剧,毕竟剧情与现实生活是有一定距离的,从剧情中汲取让人奋发的正能量,才是快乐追剧的最重要的目的。

  参考文献:

  1. Allen ES, Baucom DH. Adult attachment and patterns of extradyadic involvement. Family Process, 2004, 43(4): 467-488

  2. Allen ES, Rhoades GK. Not all affairs are created equal:Emotional involvement with an extradyadic partner. Journal of Sex and Marital Therapy, 2007, 34(1): 51-65

  3. Richardson L. Sexual freedom and sexual constraint: The paradox for single women in liaisons with married men. Gender and Society, 1988, 2(3): 368-384

  4. 潘绥铭. 2000-2015年四次全国总人口抽样调查的主要数据分析结果.2018.

  5. 郭琨,蒋海涛.“出轨”背后的逻辑.青年研究,2016(3)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