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研究怎么说?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研究怎么说?

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老顽固”,不管你怎么讲道理、摆事实,他们都固执己见、拒绝改变?你说每天早起锻炼可能损伤身体,他们骂你爱睡懒觉就是不起;你说餐后立马吃水果会胃痛胃胀,他们坚持认为饭后水果促进消化;回想疫情初期,你为了劝长辈居家隔离、佩戴口罩而苦口婆心,他们却说你杞人忧天、草木皆兵。随着社会发展,大众的文化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我们又常常发现有人坚持着“错误”或“老旧”的观点。这是为什么呢?人们的态度看法到底会不会变?今天,严八就来科普一个最新研究,带大家一探究竟!
 
两种观点
 
关于个人态度的变与不变,学者们主要借用文化社会学中的两大模型进行解释。其一为积极更新模型(Active Updating Model)。该模型认为,人们在面对新信息时,会根据社会经历积极地更新自己的观点和信念,社会环境可以影响个人态度。与之相对的是固定倾向模型(settled dispositions model),即在经历了早期的社会化后,人们看待事物的态度倾向是稳定、较少变化的。这两个观点从不同方面解释人们为什么会持有不同的个人文化,即个人层面的态度、世界观、价值观和倾向。
 
此外,某些观念或行为改变存在年龄差异,包括三种模式。“易感年龄” (impressionable years)模式认为,某些观念在人生早期具有可塑性,但很快会形成固定倾向,并随着时间推移相对稳定。因此,这些观念和行为转变仅发生在年轻人中。而根据“日渐固执”(increasing persistence)模式,随着年龄增长,个人态度逐渐变得更为稳定。在这种模式下,年轻人比年长者更可能发生观念或行为变化。最后,年长者可能比年轻人更容易改变思想或行为。但这一模式在已有研究中较少出现。
 
最新研究
 
那么,个人的观念和行为到底是更符合积极更新模型,还是更符合固定倾向模型呢?态度变化的可能性在不同年龄的群体中是否存在差异?人们在哪些方面的行为观点更容易发生转变呢?Kiley和Vaisey的最新研究试图回答这些问题。
 
他们将两个抽象的理论模型具体化为可检验的统计模型,使用组合模型对2006 – 2014年美国综合社会调查(GSS)中的183个态度和行为问题进行了分析,包括对政治、言论自由、种族和性别角色等看法,以及在酒吧社交或去教堂做礼拜等在当代美国社会中非常重要的行为。Kiley和Vaisey使用的方法与常规模型不同,能分离持续或长期的观念改变,和非持续或暂时的态度变化或测量误差,以便估计积极更新,即长期态度转变的程度,检验并比较上述的两种观点。
 
图1 183个态度和行为项目的分类
 
人们的观念行为是否会变?
 
Kiley和Vaisey发现,在分析的183个态度或行为问题中,40%没有显示出积极更新的迹象。对于几乎所有问题来说,测量误差或暂时的态度变化都比持续的观念转变更为常见。
 
此外,积极更新的程度很小。对于GSS调查中的大部分问题,只有1%的应答者出现了持续的态度或行为变化。发生2%以上态度转变的项目仅占20%,且没有任何一个项目的观念或行为变化比例超过5%。
 
观念改变的年龄差异
 
在观察到积极更新的108个问题中,仅有22项存在年龄差异,剩余的86项并未表现出观念转变的年龄异质性。对于绝大部分存在年龄差异的积极更新项目,观念或行为的长期变化在年轻应答者中更加普遍。
 
在某些问题上,例如社会信任感、政治观点、医生是否应该允许晚期病人死亡,以及公司是否应该雇佣和提拔女性来减少歧视,30岁以上的人中并不存在积极更新的迹象。这说明这些方面的观点或行为遵循“易感年龄”模式。对于其他问题,比如儿童受欢迎的重要程度,以及政府在医疗保健上的支出,年长群体中依然会出现长期的观念转变,尽管明显少于年轻人。这符合“日渐固执”假设。
 
然而,有8个问题显示出了相反的年龄差异,即年长者比年轻人更可能发生观念变化。这些项目包括参与宗教活动的频率、对破产情况下自杀行为的看法、以及年长父母是否应该与子女同住等。其中某些问题可能是个体在年龄增长或衰老后才会考虑的,因此年轻人对此没有形成明确观点。
 
哪些观念行为更容易变?
 
在性别、家庭、种族、性和公民自由等方面,一半以上的问题没有积极更新的迹象,其中有部分仅在年轻人中发现了观念变化。人们在早期的社会化过程中已经形成了对这些议题的看法,因此在这些方面,人口层面的文化变迁取决于代际更替而非个体的观念改变。
 
然而,个人的态度或行为在某些方面发生了更多的转变。这些问题主要可被分为三类。其一,依靠外部机制(external mechanisms)维持观点和行为的项目。比如,相比政治意识形态变化,政党身份的转变更为持久,因为后者需要更改公共登记。社会行为的变化(如去教堂、社交)比个人态度的变化(如政治意识形态)更有可能持续。其二,指代对象有所改变的问题。某些项目虽然用语一致,但实际指代的对象可能在不同时期有所不同。例如,对联邦政府行政分支的信心可能会因为在职总统的变化而改变。最后,具有公共和政治显著性的话题更有可能发生观点转变。研究发现,关于同性恋权利的态度看法经历了较大变化,尤其是在同志的公民自由和同志婚姻方面。
 
严八课代表
 
最后,严八来做自己的课代表,给大家划重点!
 
1. 与积极更新模型相比,固定倾向模型更好地描述了个人的观点和信念(变化)。人们的态度和行为并不容易发生实质或长期的变化。
 
2. 在绝大部分出现积极更新且存在年龄异质性的行为或态度问题上,年轻人比年长者更可能发生改变,持续变化在年轻受访者中更为集中。
 
3. 依靠外部机制维持、指代对象发生变化、或具有高社会关注度的议题体现了更多的态度和行为变化,社会行为的变化比个人态度的变化更可能持续,但人们对性别、家庭和种族的大多数看法较为稳定。
 
参考文献
 
Kileya, K., and Vaiseya, S. 2020. Measuring Stability and Change in Personal Culture Using Panel Data.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85(3): 477-506.
 
本文作者&编辑
张露尹
牛津大学社会与人口学研究生
 
本文责编
张洋
密歇根大学社会学博士候选人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