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任远:工农互补,城乡整体发展

任远:工农互补,城乡整体发展

文 | 任远
 
按:利用新年假期的这几天,我将去年7月在吴江七都镇开展社会调研的第三篇文章整理完成,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给自己确定的“三访江村”的工作。这三篇文章分别是“市场深化和乡村的农业”,“小城镇,新发展”,和这篇“工农互补,城乡整体发展”。这样一来,此次调研的收获就基本完整了,综合地看,可以对江南地区的城镇化和城乡发展道路和未来,做出相应的总结和思考。
 
小城镇位于城市体系的底端,而广大的乡村地区构成城镇服务的腹地,因此小城镇具有城乡发展枢纽的地位。在费孝通的理想中,通过农村工业化带动小城镇发展,使农民离土不离乡进入小城镇,然后通过以工补农,以城带乡,发挥小城镇对乡村经济的商业流通、政治和文化辐射作用,从而实现城乡的共同发展。
 
现实状况是令人乐观的。江南地区的城乡一体化和城乡整体发展水平表现得较高,甚至可以说,这里是全国城乡差别最小的地区之一。农村居民的生活已经相当地城镇化了,公共交通将镇村沟通起来,农村中有自来水和各类公共设施,生活条件和在城市中并没有特别不同,一些城市具有的福利,农村居民也正逐步拥有。
 
而且,令农民颇为自得的是,农村居民还有着城市居民不具有的宅基地和农地产权利益。一些成功的乡村企业家在农地上盖建了高大别墅。这些深宅大院有的颇有欧洲风格,气派豪华,有的别墅建设得古色古香,类似传统社会中贵族的田园居所。这令我这个在城市中蜗居的读书人到此一看,不觉心生羡慕。采菊南山下,悠然见南山,推窗见古木,漫卷读圣贤。古人有田园将芜胡不归之叹,现在的城市居民却已经是不见田园无归处了。乡村中的宅基地和农地是农村居民切实的利益,以至于不少参加大学考试的学生不愿意将户口迁出,迁出的人口还希望将户口迁回乡村。这在相当大程度上进一步说明,在江南地区的城乡差别正逐步减少,城乡一体化已取得显著进展。
 
我们应该客观认识到,农村居民的收入水平、教育水平仍然相对较低,城市和城镇的生活条件和服务能力仍然是农村社会无法具备的,如商业、餐饮、教育、医疗等等。但是在硬件环境、居住条件、制度保障等方面,城乡生活已经逐步接近,逐步在实现相互交织的一体化。
 
我在1990年代调查江南地区和浙江地区的小城镇时,经常看到走过了一镇又一镇,镇镇像农村;走过了一村又一村,村村像城镇。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中国小城镇存在“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低水平建设,带来土地资源的浪费。但是现在看,这一地区仍然“村村像城镇,镇镇像农村”,却恰恰呈现出该地区城乡一体化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的现象。
 
这说明通过农村工业化带动小城镇建设,推动城镇化发展和带动城乡发展,这样一条具体实践道路是利民富民的。基于农村工业化的经济驱动和镇村集体财力的积累,实现以工补农,以城带乡,支持了乡村发展。
 
最近几年来,以工补农、以城带乡的具体抓手,是在地方经济发展和城镇化发展过程中,持续不断地加强对乡村发展投入和开展美丽乡村建设。2015年以后,七都镇在乡村发展作了较大投入,主要是加强了人均环境和生态环境的建设。这些建设投入包括:(1)乡村生活污水治理,即厕所革命。这些费用大约需要一年投入1亿左右,其中30%由乡镇财政投资,70%区里补助。(2)人居环境整治,包括228个自然村上百万的基础环境建设,由镇村共同投入。(3)农村自来水全部进行改造,自来水厂出一般投入,一半由镇村承担。(4)生态环境建设,包括太湖水源地沿线围网清除,对1万多亩池塘开展标准化改造,对太湖周围的生活污水纳管处理等。
 
美丽乡村建设的基础是三星级康居村建设。该项工作覆盖所有行政村,估计要400万的建设费用,吴江区和苏州市的政府财政支持130万左右,镇村两级提供另外的270万资金投入。经过建设,村庄内建起了公共厕所、停车位等公共设施,村庄内还建设了健身场地,有篮球场、乒乓球台等,村庄环境得到改善,建设起游园、驳岸,进行道路硬化,开展屋前屋后的整治,一些村庄的绿化已经比很多城镇小区更好。
 
七都镇美丽乡村建设的重点是开展江村特色田园乡村建设。这个项目先是申请了区级的特色田园乡村项目,然后又获得市级的特色田园乡村项目。去年还获得了省里的特色田园乡村项目。因此由区长挂帅,成立了六个部委支持的建设委员会。江村的特色田园乡村建设内容,首先包括发展特色产业,包括太湖大闸蟹养殖园区、香青菜的种植基地。其次,是发展江村文化,建设“美美江村”,包括建设费孝通纪念馆、发展江村旅游,建立了农贸市场,建起了乡村礼堂、民宿,构成了“农文旅融合”的综合发展模式。第三,是建设特色生态,包括小金河、三角荡,农村绿化的景观恢复。
 
这些都说明,由于当地市县和乡镇的工业化能力和财政能力比较强,使得“以工补农、以城带乡”得以可能,有利于当地乡村的建设和发展。我在乡镇城市建设部门的调研中了解到,农村原来的基本面貌是“脏乱差”。现在,镇的工作重点转向农村。原来城镇的城建口不下农村,现在有一半的力量在乡村。乡镇发展已经有更大的力量向农村扩展,带来乡村面貌的具体改善。
 
这样的工作重点的转向引起了我的兴趣。我觉得这意味着城乡发展发生了一个有意义的改变,就是从2015年以后,小城镇的发展不是单纯重视以镇为中心强化小城镇的工业化能力和集聚能力,不仅关注城镇本身的建设,而是开始从集聚到扩散,将城乡整体发展构成城镇建设的内容。具体来说,是将城乡整体的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建设、城乡经济产业的链接,以及将城乡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建设、城乡基层社会治理纳入乡镇发展的整体工作。
 
其结果是,基层的城乡发展从城乡二元的,更加以城镇为中心的以工补农、以城带乡的阶段,日益过渡到一个更加城乡一体的工农互补、城乡整体发展阶段,或者说是城乡融合发展的时期。关于实现城乡一体的发展,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建设是相对硬件的投入,其改善是外在的,也容易观察得到。城乡一体的发展更为核心的,则是城乡市场体系,城乡公共服务、管理制度和体制机制建设,这些并不明显,但却是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根本。
 
城乡发展日益在加强城乡整体发展,实现城乡一体化,这在近年来的基层社会经济发展中有明显表现。从2015年左右开始,当地加强了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发展的工作。从工作内容来看,主要包括产业兴旺、生态宜居、治理有效、乡风文明、生活富裕。这个表述本身,说明当前的工农关系、城乡发展,已经超越于“以工补农、以城带乡”,城乡发展已经超越于旧有的工农之间、城乡之间的二元体系,展现出城乡整体发展的内容,更加重视城乡产业的联动,城乡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制度的衔接,及城乡社会治理的整体化。
 
我们已经可以从乡村的农业发展中发现,农业要实现现代化,需要以城镇为枢纽的市场深化对接更大的市场需求,需要增强城乡间更加紧密的产业合作。城乡经济的发展,不是城镇发展工业、农村发展农业的二元性关系,而是通过密切的农业产业链、工业产业链和服务业产业链密切交织在一起,通过产业链依托的市场扩展,从而将城乡经济整合在区域经济、国民经济乃至全球经济中。因此这时的工农关系,已经不是“以工补农”,而是工农互补,多种产业相互嵌套所构成的产业链网络关系。
 
城乡整体发展包括城乡公共服务、社会管理及相关制度体系的一体化建设。例如,现在虽然仍然存在城保、农保和失地保险等不同保障计划,但是这些保障计划在逐步整合,城市居民社会保障计划和农村居民的社会保障计划在日益整合覆盖城乡的保障体系。在江村,我们也了解到当地的老人也有长期护理保险,农村居民也能得到照料和护理服务。农村保障似乎就是一个低版本的城镇保障服务体系,城乡之间不是“有”和“无”的差别,或者是“A系统”和“B系统”的差别,而更加类似是一个系统的“A+”和“A-”不同水平的差别,因此可以通过对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投入更多的财政支持可以实现社会服务体系的衔接。
 
城乡整体发展也包括城乡治理体系的一体化。在村庄中有乡规民约、乡村议事会制度。乡村治理的内容在不断深化,通过自治、德治、法治、政治和智治,通过乡贤议事会来推动地方发展,通过法官驿站来加强法治建设,通过党建引领加强队伍建设,加强基层党书记队伍的建设,培养乡村发展的带头人。这表现出城市不仅将现代生活方式在逐步外溢到农村,也将现代社会治理模式也逐步外溢进入农村,改造农村的治理。
 
乡村的经济生产、社会生活、制度结构,和治理内容在逐步转变,通过城乡之间的紧密联系和整体发展的制度机制构建,使得城乡二元性结构逐步过渡为城乡一体化的结构。
 
在江南地区的七都,城乡之间的差别还是客观存在的。但是通过以小城镇为核心、农村的“乡脚”为腹地,通过工农互补和城乡整体发展,为实现城乡一体化提供了发展的路径。可以预见,现代化的乡村、现代化的小城镇将会共同得到发展,最终将实现城乡发展的一体化,并逐步迈上区域整体现代化的道路。
 
基于这种功能整体论的观点来看待小城镇和乡村,费孝通认为小城镇构成了乡镇地方社区的细胞核,而农村地区是整个细胞的外围,或者说是传统定义的乡脚。在乡镇地方社区发展的初期,通过工业化和乡镇建设构成了基层社会发展的推动力,小城镇通过以工补农,以城带乡带动农村发展;而在乡镇地方社区发展的后期,则能够过渡到工农互补、城乡整体发展,地方社区的发展从城镇为中心的发展过渡到城乡整体的发展,从而使城乡二元结构逐步被打破,通过城乡整体发展逐步实现城乡一体化的目标。
 
从这种城乡整体观的视野来看工农关系和城乡关系,工农关系就不简单是二元经济部类之间关系,城乡关系也不是二元制度结构间的关系。工农之间具有着相互渗透的产业链关系,城乡之间具有一体化的制度衔接,从而能够在工农之间、城乡之间形成相辅相助的经济配合,形成资源要素的相互循环。同时,通过良好的城乡整体规划、城乡整体性的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实现城乡整体的治理。在此过程中,江南地区的基层社会治理就能够从小城镇为驱动的发展,逐步过渡到城乡整体发展和治理。现代国家体系的基层细胞得到良好的整合,现代国家城乡二元结构逐步破解,城乡整体发展实现现代化的道路才能得到展现。
 
文章来源于复旦任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