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男孩女性化”是个伪问题

“男孩女性化”是个伪问题

撰文:沈洋
 
责编:钱岳
 
近日教育部回复《关于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的提案》引起社会热议。[1] 提案者认为,当代青少年男性有“柔弱、自卑、胆怯”等现象,他将这一现象称之为男孩“女性气质化”。[2]他认为,“中国男性青少年有‘女性化’趋势,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治理,必将危害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 这样的判断似乎有些危言耸听。
▲来源:电影《城市猎人》
 
提案者大概没有意识到,人性是复杂的,大多数人都有“柔软”“自卑”或者“胆怯”的时候。把这些性格特征与“女性”相关联,体现了性别刻板印象,有性别歧视之嫌。男性“柔软”“自卑”与“胆怯”如何与中华民族的存亡相联系,这其中的机制还有待论证。
 
如果男性真如提案者所言柔软与胆怯,为什么每年还有这么多性侵、家暴的案件存在?提案者仅凭自己的“观察”,提出与自己专业无关的提案,我们有理由质疑,这个提案是否是个真问题?
▲来源:www.pexels.com
 
在我国,认为男孩越来越缺乏阳刚之气的人通常把原因归为以下几点:
 
第一,受日韩文化影响,男性阴柔气质盛行;
 
第二,在青少年群体家庭教育中,由于父亲缺位,妈妈和上一辈女性扮演主要育儿角色,使许多男孩受到女性化影响;
 
第三,从幼儿园到中学,学校里女老师占多数,男孩从小受的教育偏柔性;
 
第四,女孩的强势造成了男孩的腼腆与弱势。
 
而实际情况是,这四点原因都站不住脚。
 
第一,娱乐圈呈现柔美形象的男明星比例在这几十年呈上升趋势,这也可以解读为男性形象趋于多元化。对于这些男明星的评价呈两极化,他们也承受着“娘炮”的骂名。他们的粉丝以女性为主。因此,普通男性多大程度上会认同这些柔美型男明星,继而受其影响而在言行举止上变得柔美?目前缺乏相关研究。
▲来源:《唐人街探案2》
 
第二,儿童自古以来的主要照料人皆为女性,并没有证据证明当代男孩比过去的更容易受到照料者“女性特征”的影响。
▲来源:www.pexels.com
 
第三,同理,没有证据说明接受女老师指导过的男孩“偏柔性”,就像没有证据说明在男老师居多的年代,女学生性格会“偏阳刚”一样。事实上,基于已有研究(Kivel 2010)[3]以及我们的日常经验,男孩在社会化过程初期开始,就被要求展示男子气概,被要求变得坚强、有攻击性、爱好竞争、不轻易表露情感以及独立,这与教养人身份或者性别无关。徐玉炜和他的合作者在中国北方的调研发现,没有迹象表明男幼师会挑战传统的男女性别特征。相反,男女教师都在加强性别的刻板印象。[4]
 
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从学前教育到普通高校,专任教师中女性占比都高于男性。在小学阶段女教师占比70%,在学前教育阶段这一数字是97.79%。[5]事实上,在学前教育阶段和小学阶段女老师比例偏高,也是性别偏见/性别刻板印象的结果。男性被认为要“像个男子汉”,而照护工作被认为是女性的工作,因此选择当幼儿园老师等职业的男性比例非常低。
▲来源:2019年11月29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
 
http://www.moe.gov.cn/fbh/live/2019/51594/twwd/201911/t20191129_410190.html
 
第四,女孩的“强势”与女性社会地位上升造成了“男孩危机”这一论调也屡见不鲜。有关“男孩危机”的讨论由来已久。早在1900年代,美国的公共讨论就提到,男孩与女性,包括女教师的接触过多,这会影响他们的男子气概(manhood)。2000年后,由于在不少发达国家女性的学业成绩全面超过男性,这样的论调开始回潮,由学业成绩落后带来的 “男孩危机”被认为对美国的发展是个威胁。[6]
 
“男孩危机”相关讨论在我国也不罕见。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当代女孩更加“强势”,男孩更加“腼腆”,也没有证据表明女孩学业成绩上升会导致男孩性格发生变化。女孩的崛起应该被认为是性别趋于平等的象征,而不是对于男孩的威胁。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中小学阶段女孩的学业成绩全面超越男孩,但女性在职场却屡遭性别歧视,收入也仅占男性的7成左右。
▲来源:百度资讯
 
基于我们的研究发现(点击跳转原文),女孩在校期间,她们经历了去性别化的教育竞争。她们被要求在应试教育中取得优异成绩,考入名牌大学。在这个阶段,家长、老师和社会对她们的主要期待是去性别化的。然而,在结婚生孩子后,社会期待女性以家庭为中心,期待女性在家庭中付出更多时间和精力,默认家庭内男女角色不同。这些期待促使职业女性接受了性别化的角色。因此,她们为了家庭调整了自己的职业发展轨迹,经历了性别的 “再社会化”,接纳与遵循了传统的社会性别分工。而她们丈夫的职业受到结婚生孩子的影响较小。
▲来源:网络
 
从毛时代开始,女性全面进入男性曾经主导的公共领域,而男性进入私领域的程度则缓慢许多。“妇女能顶半边天”里的“天”局限在公共领域,在私领域中男性从来没有担任过“半边天”的角色。因此,男孩危机何在?这是否能称之为女孩危机?
 
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是谁在把男孩问题化?为什么“男性青少年女性化”是个问题?呼声最高的似乎是如提案者斯泽夫等掌握话语权的中老年男性。
▲来源:CGTN
 
性别研究学者康奈尔提出了霸权男性气质(hegemonic masculinity)的概念。霸权男性特质是规范性的,它意味着通过文化、制度和规劝来实现的支配。这一概念反映出一部分男性寻求统治另一部分男性以及女性,并且鼓励男性内化这一主导类型的男性气质。希望男孩保持阳刚之气,与女性气质有所区分这一观念,可以说是霸权男性气质在公共领域的呈现。
 
比起“男性青年少女性化”,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在规范化的霸权男性气质之下,有的男性容易因为过于“阴柔”的气质而被边缘化,成为被其他男孩孤立和霸凌的对象。此外,我们应该警惕旺盛型男性气质(hypermasculinity),即男性在体力、侵略性、性等方面的夸大表现,这些很可能与男性犯罪率居高不下有关。
 
综上所述,“男性青少年女性化”是个伪问题,即使有部分男性青少年显得阴柔,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这是男性的权利。教育部计划通过体育教育来增加对学生“阳刚之气”培养这一回复也是隔靴搔痒。增加体育锻炼对青少年成长有益,无关男女。如果阳刚意味着坚强、自信和大胆,那么这是我们大多数人都向往的品质,无论男女。性别刻板印象局限了人的发展,对男女都是束缚。如何用去性别化的词语重新概括这些美好品质,是我们面临的挑战和难题。同时,我们也需要承认人性中“柔软”、“自卑”以及“胆怯”的一面,对青少年对自己都多些宽容与理解。
 
参考文献
 
[1]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0998875
 
[2] http://news.ifeng.com/c/83QfmEWDnb0
 
https://k.sina.com.cn/article_2343698037_m8bb1fe7503300nwx8.html?cre=tianyi&mod=pcpager_tech&loc=12&r=9&rfunc=51&tj=none&tr=9&from=news&subch=onews
 
[3] Kivel, P. (2010). The act-like-a-man box. In M. Kimmel & M.Messner (Eds.), Men’s lives (8th ed., pp. 83–85). Boston: Allyn and Bacon.
 
[4] Xu, Y., & Waniganayake, M. (2018). An exploratory study of gender and male teachers in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 centres in China. Compare: A Journal of Comparative and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48(4), 518-534.
 
[5]http://www.moe.gov.cn/s78/A03/moe_560/jytjsj_2019/qg/202006/t20200611_464798.html
 
[6]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archive/opinions/2006/04/09/the-myth-of-the-boy-crisis/6e0e8e97-4365-4ce5-aff6-6b5d90a19bd5/
 
沈洋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
 
文章来源于缪斯夫人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