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世界人口日,看人口学家中的yyds

世界人口日,看人口学家中的yyds

作者:李婷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 教授
 
编辑:董浩月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博士生
 
世界人口日,带你科普国际人口学家中的yyds。
 
如果说上次的人口学字母表是对人口学基本概念的科普(严八敲黑板带你复习:人口学字母表:《D is for Demography》),那么为了进一步展示人口学科的发展脉络及其作为一个学科的重要贡献,严八制作了人口学家字母表。字母表主要针对国外人口学家,入选的标准首先根据国际人口学家在2012年票选的对人口学作为一门学科贡献最大的前20名学者 [1]。然后这20位学者肯定会有同姓氏首字母的,也会出现有些首字母空缺的情况,我们处理的办法就是同首字母下可能有多个重要的人口学家,如果某些首字母下并没有对应的前20名的人口学家,就自主加入相对有影响力的其他人口学家。入选了贡献最大前20的人口学家,姓名后面有括号标注的其贡献排名。
 
A for Arriaga
 
Eduardo E. Arriaga 教授是人口传统分析技术中的大家,他最重要的一项贡献是提供了年龄别死亡率变动对预期寿命变化贡献的分解公式。(当然在因素分解领域更有名的Prithwis Das Gupta 因为首字母劣势的原因没有上榜。)Arriaga教授也是早期来中国授课的国际知名人口学家。
来源:Arriaga, E. E. (1984). Measuring and explaining the change in life expectancies. Demography, 21(1), 83-96.
 
B for Bongaarts (2):1945-
 
John Bongaarts教授毫无疑问是20世纪最伟大的人口学家之一,他位列整个票选的第二名。Bongaarts在google学术引用率排名第一的文章就是中间变量生育模型,他将影响生育的因素归为间接因素与直接因素,并做相应的贡献分解分析。他的另一突出贡献来源于对总和生育率进度效应的分离。
来源:Bongaarts, J. (1978). A framework for analyzing the proximate determinants of fertility.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105-132.
 
B for Brass (5):1921-1999
 
William Brass教授的大部分工作都致力于对不可靠的死亡和生育数据进行修正。他在模型生命表和间接估计法领域的贡献很大,Brass-logit方法赫赫有名。当然他最有意思的是在1975年的一本专著中陈述自己对从不可靠人口数据中获取估计值的几条原则,其中的第一条原则是这样的:
 
(i) serendipity, or making the most of one's chances (缘分天注定)
 
来源:Brass, W. (1975). Methods for estimating fertility and mortality from limited and defective data. Methods for estimating fertility and mortality from limited and defective data. Laboratories for Population Statistics Occasional Publication.
 
B for Becker (9):1930-2014
 
Gary Stanley Becker教授作为赫赫有名的第三代芝加哥经济学派领军人物,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却被评为“二十世纪后半叶最伟大的社会学家”。Becker对社会学和人口学最大的贡献在于将个体经济学方法引入到社会和人口这些非市场经济领域的人类行为中。他的《A treatise on the family》(《家庭论》)一力推动了家庭经济学的发展,此外对于孩子数量和质量权衡理论的研究也在人口学领域有巨大的影响力。
B for Boserup (14):1910-1999
 
Ester Boserup教授也是一位经济学家,但她对于人口学发展的重要性排到了第14位。她的最重要工作是从农业经济学的角度反驳了马尔萨斯理论,即在人口增长的压力下人不会因为食物短缺而死亡,他们会通过改变农业耕作方式和技术创新来提高产量。这又被称为Boserup理论。当然她另外一项重要贡献就是著作《Woman's Role in Economic Development》,成为性别研究领域的先驱者。
(终于写完B了……)
 
C for Coale (3):1917-2002
 
Ansley Coale教授在最伟大的人口学家票选中排名第3,他也无愧于这个称号。Coale在人口学领域各个方面都做了突出贡献,但是最重要的工作还是主导了“European Fertility Project”,对经典人口转变进行了深入研究。此外,Coale是80年代初第一批来华讲课的外国人口学家,他在中国人民大学人口研究所进行了为期几周的授课,并在学术生涯后期聚焦于对中国的人口普查数据和人口转变的分析,敏锐地意识到了中国的出生性别比问题,称得上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
C for Caldwell (1):1928-2016
 
虽然有点出入意料,John C. Caldwell教授票选成为对人口学领域影响最大的学者,但Caldwell的工作的确影响深远。他的财富流理论是解释人口和生育转变最重要的视角之一。他的一生都致力于人口和健康转变的研究。
D for Davis (8):1908-1997
 
Kingsley Davis教授作为第一位入选美国科学院院士的社会和人口学家,在20世纪60、70年代成为最早一批提出了“人口爆炸(population explosion)”论的学者之一,对第三世界国家后续的人口政策产生了深远影响。Davis同时也是人口零增长模型(Zero population growth)的倡导者,希望生育率长期保持在更替水平。
D for Demeny (11):1932-
 
匈牙利教授Paul Demeny 在人口学领域的重要工作包括对生育率促进政策的研究以及与Coale一起制作了联合国分区模型生命表等。但Demeny更有争议的一项提议倡导儿童也应该参与政治投票,在儿童达到特定年龄之前由其监护人代为投票。这又被称为Demeny voting。他的这项提议是为了提高年轻人在政治中的话语权,削弱老年人的权重。他认为这项选举改革将会有利于低生育率国家生育率的回升。他的这项试图通过改变选举人的人口结构来影响国家人口结构的思想实验注定是充满争议的。
Demeny被匈牙利总统授予国家最高荣誉勋章
 
E for Easterlin (17):1926-
 
Richard A. Easterlin教授又是一位对人口学领域有重大影响的经济学家。他最被人所熟知的工作就是讨论收入与个人幸福感之间关系的“Easterlin悖论”,以及讨论由于队列规模变化所引起的经济和社会财富周期性发展的“Easterlin效应”。他在人口学领域的贡献在于将经济学分析框架引入到生育研究中,提出了人口转变文献中为人所熟知的An Economic Framework for Fertility Analysis。
来源:Easterlin, R. A. (1975). An economic framework for fertility analysis. Studies in family planning, 6(3), 54-63.
 
F for Freedman (16):1917-2007
 
Ronald Freedman教授是最早关注和调查亚洲国家生育率转变的欧美学者。老爷子在二战参过军,主要做天气预报相关工作,此后便一辈子跟生育率打交道了。他早在1990年就关注到教育和城镇化对中国生育率下降的重大作用。
G for Graunt: 1620-1674
 
John Graunt 第一张生命表的制作者,也被认为是人口学的创始人。
H for Henry (11):1911-1991
 
法国历史学家Louis Henry可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名字。事实上他在国际人口学家心目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排到并列11名的位置。Henry的主要工作是从历史数据中估计和纠正人口信息,成为历史人口学的奠基人。此外他还提出了自然生育率(natural fertility)的概念。
来源:Henry, L. (1961). Some data on natural fertility. Eugenics quarterly, 8(2), 81-91.
 
I for (空缺)
 
J for (空缺)
 
K for Keyfitz (7): 1913-2010
 
Nathan Keyfitz教授作为数理人口学集大成者,成为众多人口学生的“恐怖支配者”。
K for Van de Kaa (19): 1933-
 
出生在荷兰的人口学家Van de Kaa最为人称道的工作就是和Lesthaeghe一起提出了第二次人口转变的概念,即观念的改变推动了婚姻家庭的变革,最终引起生育率的持续走低。
L for Lotka (17): 1880-1949
 
Alfred James Lotka 既是一名数学家、又是物理化学家以及统计学家,但他的成果影响最深远的领域却是生态学以及人口学。正所谓不会做人口生态模型的统计学家不是一个好物理化学专家。除了著名的猎食模型(predator-prey model),他在人口学中最大的贡献就是提出了稳定人口特征方程:
题外话,Lotka的出生也如他的专业身份一样纠结。他的出生地当时隶属于奥匈帝国,现在属于乌克兰,他的父母是波兰裔的美国人。
 
L for Lesthaeghe (15): 1945-
 
Ron Lesthaeghe老爷子前段时间才开启了在中国的网络巡讲,一下子提升了他在中国人口和社会学领域的知名度。Lethaeghe除了与Van de Kaa一起提出第二次人口转变的概念以外,特别善于从文化视角解释人口学行为和生育变迁。
L for Lee, Ronald: 1941-
 
大名鼎鼎的Lee-cater死亡率预测模型中的Lee就是Ronald Lee教授。除了对死亡率的预测有很大贡献外,Lee这些年的工作一直致力于建设和利用National Transfer Account数据库来研究人口红利和人口老龄化问题。
Lee-Carter模型
 
L for Lee, Everett: 1917-2007
 
Lee提出了迁移流动中最经典的“推拉理论”。该理论认为,人口迁移的动力由迁出地的推力(排斥力)与迁入地的拉力(吸引力)共同构成。
来源:Lee, E. S. (1966). A theory of migration. Demography, 3(1), 47-57.
 
M for Malthus (4):1766-1834
 
一句话,Thomas Robert Malthus的《人口原理》一书为后世挖下天坑。连灭霸也为之倾倒。
M for Massey: 1952-
 
Douglas Massey 作为上榜最年轻的学者,差点挤进了票选前20。在另一项对自己研究启发最大的人口学家排行榜中他位列第11。Massey最大的贡献在于对种族居住隔离和国际移民的研究。他在Google学术引用次数最高的著作引用数达到了令人咂舌的12000多次。
 
N for Notestein : 1902-1983
 
Frank W. Notestein 教授是普林斯顿大学人口研究办公室(Office of Population Research)的创立者,也是他把Coale带入了人口研究的领域。Notestein是人口转变理论早期最重要的开创者。
Office of Population Research at Princeton University
 
O for Omran
 
Abdel Omran 教授的流行病转变理论也算经典中的经典了,新冠之后重读这篇文章更加有趣。
 
1.The Age of Pestilence and Famine
 
2.The Age of Receding Pandemics
 
3.The Age of Degenerative and Man-Made Diseases
 
P for Preston (6) : 1943-
 
Samuel Preston教授又是一位人口学界的全能大神,他在人口统计学方法、死亡研究等领域简直无所不能。然而他最令人称道还是为后人挖下大坑的描述国别预期寿命与人均收入的Preston Curve。(两次拒绝哈佛,在顶刊写自传?快来膜拜人口学界大神!)
来源:Preston, S. H. (1975). The changing relation between mortality and level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Population studies, 29(2), 231-248.
Q for Quetelet: 1796-1874
 
比利时天文学家、布鲁塞尔天文台的建立者Adolphe Quetelet跟人口学有什么关系呢?他从天文学的知识体系中发展出了一套社会物理学体系,试图用社会因素去解释诸如犯罪率、结婚率等一系列社会人口学指标。他用统计的思维创造了“平均人”的概念。对了,BMI指数也是他发明的。
R for Ryder :1923-2010
 
Normal Ryder教授在生育和人口学方法领域做了很多工作,但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论文The cohort as a concept in the study of social change,诠释了队列视角在研究社会变迁中的意义和价值。
S for Sauvy (13): 1898-1990
 
Alfred Sauvy的头衔有人口学家、人类学家、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可见他是多么全才。“第三世界”这个说法就是Sauvy提出来的。Keyfitz专门在PDR上写了一篇文章纪念他,足见他在老一辈人口学家心中的地位。里面提到最有趣的地方是,Sauvy更喜欢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而不是学术期刊。
T for Thornton
 
Aland Thornton的主要研究领域在家庭,他关注于美国社会和家庭的变迁。下面一段话摘自他2001当选PAA主席后的一篇访谈:
 
U for Udry: 1928-2012
 
J. Richard Udry 教授最重要的工作是考察生物和社会因素是怎样影响人类行为的。他长时间担任UNC 人口研究中心(Carolina Population Center)的主任(1977-1992),是美国青少年健康追踪调查(Add Health)早期的设计者和负责人(1994-2004年)。
 
V for Vaupel: 1945-
 
James Vaupel教授一直致力于生物人口学Biodemography领域的研究,在预期寿命领域做了很多开创性工作。他影响力最大的研究莫过于讨论人口异质性对人口指标趋势的影响。
V for Vallin: 1941-
 
Jacques Vallin 作为前苏联人口学家的杰出代表,在死亡率、预期寿命和健康转变等多个领域做出杰出贡献。他提出的死亡率“收敛-分化”的循环模式为理解世界各地区健康转变的进程提供了重要框架。
W for Willekens:1946-
 
Frans Willekens教授在多状态生命表领域做出了很多重要的工作。他把多状态生命表推广到了婚姻、工作、退休等领域。
来源:Willekens, F. J., Shah, I., Shah, J. M., & Ramachandran, P. (1982). Multi-state analysis of marital status life tables: theory and application. Population Studies, 36(1), 129-144.
 
X for (空缺)
 
Y for Yamaguchi
 
Kazuo Yamaguchi 在社会和人口学研究的统计分析方法上做了很多工作,包括事件史分析、社会网络分析等。他近些年特别关注日本和东亚社会的性别鸿沟。
 
Z for Zelinsky
 
Wilbur Zelinsky教授是迁移转变理论的提出者,光靠这篇文章他也能载入史册。
来源:Zelinsky, W. (1971). The hypothesis of the mobility transition. Geographical review, 219-249.
 
编完人口学家字母表,两个感受:
 
1、著名人口学家都活得挺长的,但不知道是成为成功的人口学家能活得更长,还是活得长才能更成功。
 
2、做学术的终极追求是能做出一项让人铭记的成果。
 
参考文献
 
[1]Van Dalen, H. P., & Henkens, K. (2012). Whatis on a demographer’s mind? A worldwide survey. Demographic Research, 26,363-408.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