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关于战争,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关于战争,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作者 | 郝立 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责编 | 吕利丹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
 
最近国庆档,一部以抗美援朝战争中长津湖战役为背景的《长津湖》上映,打破了中国影史多个记录,更让无数观众“破防”。电影讲述了71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在零下40度的极寒天气下,在一片总面积54.2平方公里人工湖边,与美军最精锐的陆战一师展开了一场长达20天的艰苦战斗。这场战役对于志愿军来说是一场大捷,但是也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据史料记载那一年的长津湖地区恰逢50年不遇的极寒,此役由于严寒造成的非战斗减员十分严重。据统计,美军陆战第1师在长津湖作战中伤亡减员达13961人,而我军第9兵团部队战斗减员达14000人,冻伤减员高达30732人,这些数字都是触目惊心的。
 
战争作为影响人口变动的重要因素,一直是人口学家、社会学家关注的重点内容。特别是人类历史上的历次大规模战争、社会动乱对人口的影响,不仅改变了现今世界地区间的人口分布,同时也对地区间技术进步路径、经济发展方式产生了巨大影响,那么今天咱就来唠唠战争对人口的影响。
 
战争对中国人口分布的影响
 
历史上中国人口最大规模的三次南迁对当前的人口分布和经济重心转移产生了重要影响,这几次迁移都与战争有关。
 
第一次大规模南迁发生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经济遭到空前破坏,内迁的少数民族与汉族地主之间矛盾激化,成为“五胡乱华”(匈奴、鲜卑、羯、羌、氐)的根源,再加上西晋政权腐败,导致永嘉之乱,黄河流域经济、文化遭受深重创伤,人口开始空前规模大迁移,江南经济迅速发展。据谭其骧估计“截至宋世止,南渡人口约共有90万”,占南朝人口六分之一。
 
第二次大规模南迁发生于唐朝的安史之乱。中原百姓为避战乱,“天下衣冠士庶,避地东吴,永嘉南迁,未盛于此”,李白也曾为此作诗:“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此次北人南迁分东中西三路。东路自华北进入淮南、江南;中路自关中进入南阳、襄阳;西路自关中进入汉中、巴蜀。战乱以后,人口的南迁仍然持续。唐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南方人口的户数已达占全国三分之一。至此中国经济重心在唐末基本完成由北向南转移,但文化重心还在长安-开封-洛阳这一线上。
 
而第三次南迁起到了给予了文化重心南移决定性作用,源于北宋末年靖康之难(1126-1127年)。在金国的侵逼下,中原人口又一次大规模南迁,此次南迁路线与第二次基本相同,据记载,仅1141年绍兴和议前的南迁北人数量已达500万人之多。南方人口第一次超过北方,完成我国人口中心、经济中心和文化中心的转移,从此我国社会进入一个“南盛北衰”的新阶段。
 
战争对人口规模的影响
 
那么,战争是如何对人口规模产生影响的?咱以太平天国运动为例。自清朝以来中国人口呈现前所未有的增长态势(见图1),到鸦片战争以前,中国人口数量达到4亿(约1840年)。此间的中国人口增长率,甚至高过了欧洲工业革命时期的人口增长率。 但随后中国社会却陷入了沉重的自然灾害与社会危机之中,对外有鸦片战争等同外国列强发生的一系列冲突,对内则有天地会会党、捻军、西部回民和少数民族、太平天国等起义斗争,同时也有在光绪初年因降水稀少导致的华北五省大旱灾。这些天灾人祸对近代中国人口增长以及经济社会发展造成巨大冲击,其中当属爆发于1851年的太平天国战争影响最大。
图1 中国历代人口规模估计
 
1851-1863年发生的太平天国运动是中国近代最大的一场内战,由洪秀全、杨秀清等在传播拜上帝教基础上,组织团营、武力反对清政府揭开斗争的序幕,运动历时14年,活动范围涉及18个省,战争中的屠杀、饥荒瘟疫使得长江中下游地区残破不堪,造成大量人口死亡,对近代中国人口及经济发展造成了不容忽视的影响,因此对于太平天国战后人口数的确定成为研究中国近代人口的重要议题。
 
太平天国战争对人口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对人口损失的直接影响,表现在战争中直接残酷的杀戮造成的人员伤亡,主要集中于安徽、苏南、浙西和湖北一带;二是对人口损失的间接影响,表现为战争对生产生活资料影响而造成的人口数量的下降,比如清军采取坚壁清野的战术,对太平军的主要物资供给地(江西、湖北、安徽等地)进行封锁和包围,企图饿死太平军,有效地削弱了太平军和清军的力量,但同时也造成当地百姓因为饥饿而死亡或营养不良。
 
太平天国战争到底造成多少人口的死亡?
 
太平天国战争到底造成多少人口的死亡呢?早期美国传教士Happer(1880)估算这场战争至少导致约5000万人的人口损失。而另一些学者则认为这个数字存在被低估的可能,如葛剑雄等(1999)认为在1亿人以上。
 
已有估计的偏差主要来源于数据和研究方法的局限。
 
首先是缺乏系统化、可靠的数据资料带来的局限。这一方面是由于部分研究者使用的官修的著作,在人口记录方面存在较大的随意性,漏报、瞒报突出,如湖北、江苏、江西等省官方人口数据主观臆造或漏报严重;另一方面则是研究者对人口数据本身的错误理解导致的偏差,比如错误地将 “丁”这个基本赋税单位简单理解为人口数量,进而采用“丁”的数量推算人口的损失等。
 
其次是研究方法上的局限。特别是已有研究仅仅利用太平天国战争爆发前后的人口差异配合一些地方志记录进行估计。采用这种方法虽然可以看到不同地区人口因太平天国战争而受到的损失,但是并不能得到这场战争对人口造成的净影响,即不能排除因为自然灾害、列强入侵以及战争地区自身其他因素造成的损失。
 
来自复旦大学李楠教授团队的研究利用倍差模型可以帮助我们揭示太平天国战争对人口影响的因果关系。19世纪中叶的太平天国作为一种外生社会冲击仅对南方核心省份(如湖南、湖北、江西、江苏、浙江等)影响较大,而对北方省份(如山东、河北、山西等地的大部分地区)影响相对较小。因此,可以将其近似于历史自然实验,通过倍差的方法考察太平天国战争对人口的净损失。在倍差模型中,将发生过战争的区域作为实验组,而将未发生战争的区域设定为对照组,然后通过比较战争前后战争区域与非战争区域内人口数量变化进而揭示太平天国战争对人口的净影响。他们发现太平天国战争对近代人口变化有显著的负向影响,战争爆发时战争区域与非战争区域具有明显的差异,其中战争区域比非战争区域年均人口增长率减少35‰。而该结果在采用了战争持续时间和战争剧烈程度作为是否为战争发生区的代理变量之后,战争区域比非战争区域人口年均增长率仍然减少18‰和14‰。
 
根据该研究估计的人口年均增长速度,他们发现在太平天国战争时期,作为主要战争区域的人口损失约为7100万,而在众多学者讨论的受战争影响最大的江苏、安徽、浙江等七省战争导致人口损失约为5300万。该估计结果不仅揭示了作为近代最大规模社会冲突的太平天国战争对人口损失的净影响,证明了现有研究存在高估的可能,而且也丰富了有关中国在19世纪是否存在马尔萨斯陷阱的讨论。更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本文估计结果对原有太平天国战争的人口损失进行了修正,但新的估计结果依然表明太平天国战争是世界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杀戮!
 
马尔萨斯曾指出,中国历史上的人口增长是一种没有节制的自然增长, 它将导致粮食的短缺、生存条件的恶化和人民的贫困。因此,一个社会要避免粮食和人口关系的危机,只有抑制人口的增长。马尔萨斯看来,17世纪至18世纪的西欧人通过晚婚和独身对婚姻进行了限制,减缓了人口的生育,形成了从人口体系内部来控制人口增长的自愿的、有道德的 “预防性抑制”( Preventive check)。但在中国不仅存在着没有限制的婚姻(古代男性可以随意纳妾),而且还存在着没有节制的生育。因此,对中国人口增长的抑制主要是来自于人口体系外部的非自愿的、罪恶性的 “积极的抑制”( Positive check),例如战争、饥荒和传染病。
 
马尔萨斯关于中国人口的看法在美国学术界得到了认同。从1950年代开始,美国学者普遍认为:至19世纪初,中国人口的增长已导致了人地关系的失衡。这一增长造成了过剩人口,使中国农业经济陷入了停滞的“高水平均衡陷阱” 、 或 “内卷化发展”,造成了人口增长的马尔萨斯危机。
 
小编也收集了近现代史上部分重大战争的死亡人数:
 
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伤亡22790人。英国只伤亡523人(阵亡69人)。
 
第二次鸦片战争,清军伤亡21500人,英法联军伤亡405人。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八国联军伤亡:日本622人,俄国302人,德国188人,英国64人,法国50人,美国48人,意大利18人,奥匈帝国8人,中国清军伤亡2万人,义和团伤亡15万人。
 
1937~1945年,抗日战争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以上,其中中国国民政府军队牺牲200万人,中共军队牺牲60万(包括八路军,新四军)。日军屠杀的中国老百姓,在2000万以上。
 
抗美援朝战争,中国阵亡18.3万人,受伤20万人。总数38万余人。美国伤亡5万余人,韩国伤亡70万人。
 
阿富汗战争,累计造成17.4万人死亡,包括7万名阿富汗军警和4.7万多平民,同时,这场战争还导致千万人流离失所,超1000万名民众沦为难民,接近阿富汗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约72%的民众长期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这些数字的背后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当今世界中有的国家和地区依旧战火纷飞,所以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中国。山河无恙,家国安宁。和平来之不易,且行且珍惜呀。
 
参考文献
 
[1] 曹树基,陈意新.马尔萨斯理论和清代以来的中国人口——评美国学者近年来的相关研究[J].历史研究,2002(01):41-54.
 
[2] 曹树基.太平天国战争对苏南人口的影响[J].历史研究,1998(02):63-73.
 
[3] 李楠,林矗.太平天国战争对近代人口影响的再估计——基于历史自然实验的实证分析[J].经济学(季刊),2015,14(04):1325-1346.
 
[4] 到撤军才知道数量:11个国家参加阿富汗战争,共阵亡多少人?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08357488655018540&wfr=spider&for=pc.
 
[5] 央视新闻.出兵20年 一组数字揭露美国给阿富汗留下的“烂摊子”.http://m.news.cctv.com/2021/08/24/ARTIJJ8fdUOMiDfPHSKtrckz210824.shtml
 
[6] Malthus, T. (2013). An essay on the principle of population (1798). Yale University Press.
 
[7] Bashford, A. (2020). Malthus and China. The Historical Journal, 63(1), 63-89.
 
[8] 国家人文历史. 除了北方战乱,古代经济重心南迁的原因还有什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