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作者|於嘉 北京大学社会研究中心助理教授

责编|靳永爱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

近日,王力宏和李靓蕾因离婚事件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大家翘首盼“瓜”,在12月19日下午3点苦苦等待王力宏那迟迟未来的道歉。他们之间的博弈似乎不再只是一场明星夫妻的“对战”,更是对现代社会中婚姻关系、女性劳动参与、生育、精神控制等现象的揭露和反思。

在王力宏和李靓蕾一来一回的“求锤得锤“中,财产分配也是博弈中的重要一环,位于台北市仁爱路价值4亿新台币的“吾疆”豪宅(其婚后主要住所),更是其中的一大筹码。“吾疆”登记在王力宏的公司宏声文化名下,最初李靓蕾要求王力宏将这所住宅留给她和孩子们居住,但王力宏以“免费住18年”拒绝转让房产。

在事件不断发酵之后,王力宏却又选择以转让豪宅为条件,让李靓蕾假装精神错乱来为自己脱罪。这一举动引起了广大的争议,仿佛全世界都在“配合演一出戏”。

价值4亿新台币的“吾疆“豪宅,是王力宏与李靓蕾在离婚中的房产博弈,回归我们自己的生活,有多少身边人在婚前为了买房奋力996,又有多少人在离婚中因房产纠纷而撕破了脸?“房产证上写谁的名字”,似乎蔓延在家家户户的博弈和争吵中……

房产作为家庭财富中最重要的资产,是大部分中国家庭都绕不开的话题。但是大部分正经学者关注的都是个人或家庭之间的住房不平等,忽略了一个重要(且残酷)的事实,同在一个屋檐下,并非所有家庭成员都同等拥有房屋所有权,在夫妻之间,更是存在房屋所有权上的博弈。于是,在名字能否被列在房产证上这个问题,我们发出了灵魂N连问,丈夫和妻子谁更容易被列上?婚前买房与婚后买房有什么差别?地区间是否有差异?什么情况下名字更容易被列在房产证上?

在回答问题前,需要小小科普几点。

第一,名字能否被列在房产证上,与是否实际出资没有必然的联系。比如综艺节目中的这对明星夫妻就谈到,婚前男方就出资买房但房产证上写了女方的名字。这也一定程度说明,夫妻在房产证加名上的博弈,不仅仅是取决于双方的经济能力,而是基于多方面因素的议价。

第二,我国《婚姻法》及司法解释中对于夫妻共有财产有着明确的认定标准,所以在某些情况下,即便夫妻某一方的名字没有被列在房产证上,并不能认为他/她没有房屋的所有权。但是,名字被列在房产证上,意味着对房产有更强的控制权。比如如果夫妻只有一方的名字在房产证上,即便在法律上被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一方还是有可能背着另一方把房屋卖掉或者做抵押,甚至可能在离婚前偷偷转移资产,对名字不在房产证上的一方造成可能的经济损失

(1818黄金眼中鲜活的案例https://weibo.com/2334162530/HlK3171cq?type=comment)。另外,在离婚财产分割时,也往往更倾向于将房产判给名字在房产证上的一方,获得房产的一方对另一方做出经济补偿,但从最终的经济分配上来看,往往还是拥有房产的一方更有利。

我们利用的是2016年中国家庭追踪调查的数据,分析样本是2016年仍然在婚的夫妻,并且限定夫妻至少有一方拥有现居房屋所有权。最终有5104对夫妻被纳入我们的分析中。我们把夫妻在房产上的分配分为三种:只有丈夫的名字在房产证上(简称丈夫独有,参照组);丈夫和妻子的名字都在房产证上(简称夫妻共同拥有);只有妻子的名字在房产证上(简称妻子独有),用Mlogit模型进行回归分析。我们认为夫妻在房产上的博弈既可能存在于婚前,也可能在婚后,并不是只有结婚以后才会对房产进行分配。很多时候,婚前是否购房、购房后房产证上如何加名字,都是情侣在婚前需要敲定的重要内容,由于房产证上加名而在婚前谈崩的的例子也并不罕见,比如《都挺好》里的苏大强就执意要在房产证上加上未婚妻蔡根花的名字,被子女阻挠后婚事也就此告吹。

而婚后,一方想在另一方独有的房产证上加名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比如《小舍得》中蔡菊英(姓蔡的女性在电视剧里得罪了谁)与南建龙结婚十几年后,也因为想要在房产证上加名而大闹一场。

接下来,就让我们揭开中国夫妻在房产证上博弈的真相吧!

在中国夫妻的房产分配上,丈夫独有的比例占了绝对优势,有75.33%的夫妻属于这一情况,夫妻共同拥有的比例为16.60%,而妻子独有的比例仅仅为8.07%。这意味着,有91.93%的丈夫都可以将自己的名字写在房产证上,而只有24.67%的妻子的名字出现在房产证上。

当然,在中国婚姻市场的规范中,往往要求男性在婚前买房,这一定程度造成了男性比女性拥有房产的比例更高。但是即便在婚后买房的夫妻中,丈夫的名字被列在房产证上的比例依然高于妻子很多。例如在2000-2011年结婚、且房屋是在婚后购买的夫妻中,丈夫独有的比例依然高达53.66%,远高于妻子独有的14.88%。

随着初婚队列的推近,女性获得房产所有权的比例有着明显的增加。在2000年以前结婚的夫妻中,妻子独有的比例仅为8%左右,在2000-2011年结婚的队列中,妻子独有的比例增加到11.61%。而在2011年《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对夫妻个人婚前财产的保护有着更清晰的规定后,妻子独有的比例增加到16.91%,夫妻共有的比例为20.61%,这意味着有约三分之一的妻子的名字被列在房产证上,虽比之前有所增加,但仍远低于男性的83.09%。这一增加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法律法规的变动使得女性更希望在婚姻中有所保障,而对房屋产权提出要求。其次,年轻出生队列的女性获得了较好的教育与社会经济地位,一些会选择在婚前为自己购置房屋。最后,年轻的女性中有大量出生在独生子女家庭,在法律对婚前财产做出较好的保护时,一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也会在婚前资助独生女购买房屋。

除此之外,我们发现夫妻在婚前买房的比例也随着时间推进越来越高。在2000-2011年间结婚的夫妻,有51.48%是在婚前购买/建造房屋的,但是在2012-2016年结婚的夫妻,有89.58%都是在婚前购买/建造房屋的,侧面反映了房子已经极大程度上成为了婚姻的必要条件。

夫妻间的房产分配在地区间的差别非常大。在上海的夫妻中,超过一半(52.62%)都是夫妻共同拥有房产的,但是河南的夫妻中,仅有7.95%是夫妻共同拥有的。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上海的房子太太太太贵了,为防在日后离婚财产分割时吃亏,还是共同拥有比较保险。

对城市与农村夫妻分别进行分析后,我们发现影响房产分配的因素在城乡间有着显著的差别从时间来看,在最近的婚姻队列中,城市女性获得房产的几率比农村女性有着更大幅度的增加。在城市里,女性的绝对资源,比如自身的教育程度、在体制内工作、更好的家庭背景都可以增加她们获得房屋所有权的几率。而农村女性则更多的利用相对资源,例如比丈夫更高的教育来获得房屋所有权。这可能是因为农村家庭中,收入更多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女性没有独立的收入,因此只能通过与丈夫进行议价获得房屋所有权。此外,夫妻年龄差对城市与农村夫妻的影响也不尽相同。在城市夫妻中,当妻子比丈夫年轻1-5岁时,房产的分配更可能是夫妻共有;在农村夫妻中,当妻子比丈夫大5岁及以上时,房产的分配更可能是妻子独有。最后,对于城市夫妻,妻子的离婚经历也会增加其独自拥有房产的可能性

还有一些因素会对城市与农村夫妻的房产分配产生类似的影响。相比于婚前买房,婚后买房会增加夫妻共有的比例房屋的贷款越多、购买时的价格越高,夫妻共同拥有的比例也会更高。换言之,昂贵的房子与较高的贷款使得丈夫一方的收入不足以支付购房款与贷款,需要妻子收入的支援,而这也使得妻子获得更强的议价能力,可以将自己的名字写在房产证上。

在城市的择偶市场中,“凤凰男”是饱受污名化的群体,其中一个重要的理由是城市女性嫁给他们后容易在财产分配上吃亏。人们认为,由于他们家庭背景较差,往往通过自己的奋斗才在城市站稳脚跟,因此会更希望保护自己的财产不会因为婚姻而被分走,或是将经济资源向原生家庭倾斜。网友就曾因《我就是凤凰男,我不完美,但我会创造完美的,这样的我,你敢不敢要?!》的相亲贴引发热议。针对这个择偶中的热点现象,我们也根据夫妻双方在3岁时的户口将其分为夫妻都是城镇户口、妻子是农村户口+丈夫是城镇户口、妻子是城镇户口+丈夫是农村户口(所谓的“孔雀女”与“凤凰男”的组合)和夫妻都是农村户口,看看不同类型的户口婚姻匹配是否会在房产分配上有显著的差别。结果显示,相比于夫妻都是城镇户口的组合,“孔雀女”+“凤凰男”组合中夫妻共同拥有房产的几率较低,但妻子独有的几率则在这几个组合间没有显著区别

 

言归正传,中国的夫妻中,妻子在房产分配上面临巨大的劣势,这也是离婚往往对女性造成更大负面影响的重要原因。由于无法分得房产,她们更可能要面临搬家等生活环境的变化。例如近期的综艺节目《再见爱人》中,其中一对离婚夫妻中的妻子郭柯宇就提到,她在离婚后带着孩子搬出了原来居住的房子,租住了一个条件较差的小区、孩子也因此需要转学。夫妻这种财富分配上的不平等,也可以用以解释为什么女性在离婚后比男性更容易陷入贫困与经济拮据、离婚对健康与情绪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往往是长期性的。通过这个研究,我们展示了家庭本身可能就是造成男女财富不平等的一个重要机制,也希望有更多的研究通过关注夫妻在家庭内部的互动去理解社会层面的性别问题。

王力宏和李靓蕾的房产博弈,最终以“吾疆”豪宅过户到女方名下而暂告一段落。李靓蕾在房产分配中的现阶段“胜利”,揭示的却是她过去7年在夫妻房产分配中所面临的劣势(甚至到他们离婚纠纷前,大众都相信着媒体所报道的“吾疆”豪宅在女方名下),也是众多夫妻关于房产分配不平等现象的缩影。如何在房产分配中保障自己的利益,获得足够的安全感,同时维护良好的伴侣关系,成为夫妻在婚姻中的一大课题。‍

话题:



0

推荐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280篇文章 1次访问 1天前更新

以人口学的视角看世界,传播有趣的人口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