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作者:王涵

图编:温馨

 

据说沙糖桔吃多了会变小黄人??????

自2019年12月新冠疫情爆发,我们已经在“大流行”(Pandemic)中度过了两年多的时光。事实上,在新冠大流行的同时,另一场持续已久的大流行也出现加剧的趋势,但它通常并不为人重视,这就是肥胖症(Obesity)。2016年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超过19亿成年人超重,其中有6.5亿人是肥胖。在1975年至2016年期间,全球肥胖症的发病率几乎增加了两倍,在大多数国家,不仅发达国家,也包括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国家,都有大幅上升。尽管肥胖症看起来没有新冠病毒爆发的那么突然,但远比新冠病毒致命,世卫组织估计,每年全球至少有200-800万人,因超重或肥胖症而死亡。

肥胖症产生的因素是复杂的、多样的,这也使得人们并不像应对一般疾病一样敏感且态度坚决。其中的原因并不难懂,大流行病如鼠疫、新冠通常是由一种传染性致病因素引起,并可直接导致人在较短时间内产生严重的不良反应,甚至死亡。与它们不同,肥胖症可由个人因素(生物性因素、心理因素、行为特征等)宏观因素(食品工业的发展,生活环境,文化偏好等)复杂交织作用于人们,这些因素很难通过控制性实验的方式进行有效的测量。除了导致肥胖的因素难以确定,对于肥胖的认知,也已经逐渐被政治化。例如,一些国际服装品牌会专门雇佣一些体型较为肥胖的模特来进行展示,试图强调审美的“多元性”。

但科学必须讲事实。实证研究已经证明,肥胖症与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一些癌症等慢性疾病有关,通常人们会认为这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只有老年人才会得得病,但事实上,近些年所谓的“慢性病”呈现出“低龄化”的趋势。除了慢性病,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科学家们发现:肥胖会削弱免疫系统,从而使个人容易受到传染病的影响。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肥胖已成为严重疾病(重症患者)的一个强有力的风险因素;Mohammad Sameer等人(2021)的研究表明,患有COVID-19和肥胖症的人患重症、住院和死亡的风险高于其他人群。由此可见,肥胖症对于人的健康有重大威胁,必须引起人们的重视。

关于什么是超重和肥胖症,WHO同BMI指数来定义:超重(BMI≥25 kg/m2)和肥胖(BMI≥30 kg/m2)。至于什么是BMI,相信各位应该都所耳闻,如果实在搞不懂也没关系,小编建议买一个体脂秤,就可以测量你的BMI指数和其他的一些身体指标。 

Limin Wang等发表在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的一项研究,使用2004-2018年6次全国慢性病及危险因素检测(CCDRFS)的数据。研究了全国范围内肥胖症的流行趋势,并且研究了不同性别、年龄、城乡、教育和职业等社会群组的BMI和肥胖症流行率。 

整体来看,标准化的平均BMI水平从2004年的22.7 kg/m2,上升到2018年的24.4 kg/m2,其中2004-10年平均BMI的增长速度是2010-18年的2倍,可见中国居民的BMI在近些年增长呈现放缓的趋势。在2004年,男性的平均BMI和肥胖症患病率低于女性,但到2018年,这一模式发生了逆转,可见在这一阶段里,男性要比女性“胖”得更快。从肥胖症的发病率来看,2018年为8.1%是2004年(3.1%)的两倍还多。这与之前专家的估计相吻合,2018年全国成年人(18-69岁)中约有8500万人患有肥胖症,在2004年仅有2400万人。

 从年龄来看,18-29岁的年轻人平均的BMI最低,但是在肥胖发病率上,男女有显著的不同,女性是最年轻的比例最低,而男性是年龄最大的比例最低。分性别来看,女性中平均BMI和肥胖率通常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加;而男性中,中年群体(30-49岁)的平均BMI和肥胖症患病率最高。可见,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词语如“大妈身材”“中年油腻男”,并不是空穴来风,还是有一定的事实依据的。

城乡对比方面,分为两个阶段。2004-2010年,城市和农村地区的平均BMI和肥胖症患病率的增长情况相似,呈现出增长趋势;城市地区的男性和女性的平均BMI和肥胖症患病率都高于农村地区。然而,2010年之后,城市和农村女性的趋势出现了逆转,在城市地区的女性中,平均BMI的上升几乎停止了,而农村地区妇女的上升继续在每年0.09 kg/m2,到2018年,农村环境中女性的平均BMI和肥胖率高于城市女性。在男性中,类似的逆转没有发生,依旧是城市高于农村。

受教育程度方面,与教育水平较低的女性相比,教育水平较高的女性的平均BMI持续较低,但男性则相反,受教育水平越高BMI也就越高。但是肥胖症患病率的上升没有明显的教育模式。职业分布上,从事非体力劳动的男性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肥胖症患病率大幅上升,但这在女性中并不明显。

 有意思的是,平均BMI和肥胖症患病率都存在着持续的南北差异。总体而言,生活在中国北方的人的平均BMI比中国南方的人高2kg/m2以上。同样地,中国北方和中国南方的肥胖率相差3倍以上。看来北方的朋友,要注意身材管理了呀,特别是春节期间,管理身材和美容美发同样重要呀!

总的来看,中国居民的BMI指数在2004-2018年间,呈现上升的趋势,肥胖症的流行率增加了一倍多,肥胖的成年人总人数增加了两倍多。但在2010年后,BMI上升的速度要显著低于2004-2008年间。城乡之间呈现相反的趋势,特别是在女性中。在中国城市,女性BMI和肥胖症的趋势维持稳定,男性增速放缓,但在中国农村则继续稳步上升,尤其是女性。

中国城市和农村的增加和分歧趋势的驱动因素很复杂,可能反映了经济发展阶段的不同,体育活动水平和模式的变化,以及总热量摄入和动物性食物消费的增加。在中国,尽管自2000年以来闲暇时间的体力活动总体上有所增加,但从1991年到2009年,总的体力活动急剧下降,特别是在农村地区。从事农业和手工职业的人的比例从2004年的60%下降到2018年的38%。即使在从事农业工作的人中,机器的使用增加也可能减少了所涉及的身体活动水平。

在整个研究期间,尽管中国城市和农村的收入一直在稳步增长,但农村居民可能比城市居民在食物上花费更多的收入,因为他们最初的收入较低。有证据表明,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和城市化程度较高的人在健康饮食方面的得分较高,经济较发达的城市地区近几十年来在饮食质量方面有较大改善。因此,农村地区的肥胖应该引起人们的关注,特别是在营养和饮食结构上应加大宣传和教育的力度。 

小编注意到,北方的年席中(因为小编是北方人,南方的朋友也可以补充),高油高盐高糖的饮食特点突出。过年吃“大菜”,以肉类(猪牛羊肉,家禽肉,各类卤味等),炸物,面食(饺子,蒸包,花馍等),糖果零食为主,蔬菜和水果的比例较低。再加上冬季运动量相对较少,因此过年真的是“长膘儿”的好机会。但是,看完小编今天的介绍,各位在春节期间,特别是宅家的朋友们,要合理调整饮食结构,同时合理的运动,虎年让我们都虎虎生威,远离肥胖症。

 

参考文献

[1]Wang, L., Zhou, B., Zhao, Z., Yang, L., Zhang, M., Jiang, Y., ... & Li, X. (2021). Body-mass index and obesity in urban and rural China: findings from consecutive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surveys during 2004–18. The Lancet, 398(10294), 53-63.

[2]KY, S. K., Bhat, P. K. R., & Sorake, C. J. (2021). Double trouble: a pandemic of obesity and COVID-19. The Lancet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6(8), 608.

[3]Mohammad, S., Aziz, R., Al Mahri, S., Malik, S. S., Haji, E., Khan, A. H., ... & Bouchama, A. (2021). Obesity and COVID-19: what makes obese host so vulnerable? Immunity & Ageing, 18(1), 1-10.

[4]The Lancet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Obesity: another ongoing pandemic. Lancet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21; 6: 411. 

 

话题:



0

推荐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280篇文章 1次访问 1天前更新

以人口学的视角看世界,传播有趣的人口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