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一、前言

国外的一些工作场所似乎正在为孩子们敞开大门,他们和爸爸或妈妈一起去工作,有时甚至会待上一整天,他们要么待在父母的办公室里,要么待在隔壁的办公室里。根据工作场所育儿研究所的研究,为了支持更多的父母更好地兼顾工作与家庭,越来越多国家与地区的工作场所推广并实施了这种“带娃上班”的做法,已有来自30多个不同行业的200多家公司成功开展了带孩子上班的相关项目,为企业和员工带来了巨大利益。

由于“带娃上班”相关的研究论文较少,文中案例大多为国外知名媒体的新闻报道以及政府官网上的信息。本文将聚焦四个具体实例——“带娃上班日”、“带婴儿上班项目”、“议会宝宝”与“日本woch政策”进行有关“带娃上班”具体现象的阐述,最后,本文将探讨目前大众对于“带娃上班”的看法。

二、鼓励带孩子上班的全国性节日

1.带我们的女儿与儿子上班日 (Take Our Daughters And Sons To Work Day)

此节日由一个同名的非营利性教育基金会发起,起源于1993年并延续至今,举办时间为每年四月的第四个星期四。目前,该节日已经成为了美国的全国性节日之一,全美约350万家公司的家长、孩子及学校每年都会提前计划和庆祝这一天。近二十年来,美国国务院亦每年四月都会为该节日举办活动,例如,拜登在2023年的此节日中接待了数百名儿童并发表了讲话。此节日在全球范围内也有着较高的认可度。自1993年首次举行以来,全球共有约400万个工作场所的4000多万人参加了“带我们的女儿和儿子去上班”这一节日活动。

尽管这一节日本身更强调让孩子体验工作、提高孩子对未来的期望、让孩子充分发挥其自身潜力等目的,但作为一个流传广泛的节日,其在让大众了解与认可“父母带孩子上班”这一行为的意义上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个节日的推广与流行也引发了许多大众对于让每一天都变成“带孩子上班日”的可行性的讨论。

萨丽塔·詹姆斯(Sarita James)和她的女儿乌玛(Uma)在Embark,一家高校招生软件公司。来源:Parenting In the Workplace Institute. About PIWI https://www.babiesatwork.org/about-piwi.

2.带孩子上班日 (Bring Your Child to Work Day)

该节日作为芬兰的一个全国主题日,通常由儿童事务监察员、儿童福利中央联盟和芬兰经济事务与就业部联合举办,并与儿童权利周在同一周里举行。与其他国家举办的带娃上班日不同的是,芬兰规定若父母的工作性质不方便带娃上班,孩子也可以和爷爷奶奶一同上班。这一节日在芬兰具有较高的社会认可度,得到了家长与许多工作场所的支持。在2023年,芬兰有1033个工作岗位进行了举行带孩子上班日的登记。

一方面,让孩子体验职场,另一方面,该节日也强调要试图帮助父母达成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基于此,在推动人们认识父母带孩子上班的积极作用这一层面上,这一节日同样有着较高的影响力。

三、带婴儿上班项目(Infant-at-Work Program)

此项目通常允许父母带年龄在6周-6个月的婴儿去上班。该项目计划通过增强婴儿与照顾者的联系、支持上班期间母乳喂养新生儿等措施,达到缓解新手父母的压力的目的,从而利于新手父母在重返职场后更快地投入到工作之中。

截至目前,美国的内华达、华盛顿、犹他、亚利桑那、堪萨斯等五个州都出台了“带婴儿上班”相关政策。除了政府部门之外,一些非盈利组织也呼吁其成员鼓励职工带婴幼儿上班,如美国的一信用联盟(Credit Unions)为该项目的实施提供了13亿美金的资金支持。无论是政府部门政策的出台,还是行业组织基金的支持,都有利于推广带婴幼儿上班项目的落实与实施。

一家位于美国犹他州的公司积极实行带婴儿上班的项目。该公司的CEO认为该项目有利于增强职工的家庭责任感与工作责任感,通过增加家庭友好福利也有助于激发员工工作的热情。该公司的一位带娃上班的新手母亲表示,虽然她的孩子有时会大哭、吵闹,但她的同事都很理解她照顾婴儿的不易。她认为家庭友好福利的增加,有利于使更多的员工愿意留在公司中努力工作,也确实缓解了员工带娃的压力,可谓是双赢之举。

卡罗琳·福斯特(Caroline Foste)和她的女儿莉莉(Lilly)。

来源:Family-friendly benefits: When every day is bring-your-kid-to-work day: A Utah-based tech startup allows parents to bring their new-borns in to the office as an extension of its paid parental leave policy. By Hroncich Caroline.

https://www.benefitnews.com/news/when-every-day-is-bring-your-kid-to-work-day

一项关于大学中推行带婴儿上班项目可行性的研究发现,虽然带婴儿上班项目会为多方带来一系列的好处,但在项目的实施过程中仍有许多需要被考虑到的因素。其一,工作场所的可行性、安全性是该项目实施的重要制约因素。其二,新手父母需要具有兼顾育儿与工作双重角色的强大能力,如果因为照顾婴儿而降低了工作效率,雇主可以随时取消其带婴儿上班的权利。其三,在允许新手父母带婴儿上班之前,必须明确父母应对婴儿在工作场所期间的安全负有全部责任。其四,其他员工对于同事带婴儿上班的反感态度也是该项目推行的重要阻碍。

四、议会宝宝

议会作为国家权力机关,非议员、官员、工作人员的“陌生人”,通常是不被允许进入议会办公区域的。而近年来,诸如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德国等国改变了之前禁止儿童进入议会办公场所的规定,在议会中不仅设置了母婴室、育儿中心活动室等育儿场所,也允许议员带着婴儿一起出席会议,甚至可以在会议上母乳喂养婴儿,致力于打造“婴儿友好型”的议会。

“议会宝宝”的出现,有着许多重要的影响与意义。其一,允许议员带婴儿工作,有利于为更多的年轻父母进入议会创造便利,帮助其平衡身为父母与议员的义务。其二,议会作为国家机构有着重要的表率作用,“议会宝宝”的涌现有利于推动育儿友好社会的构建,号召更多的单位为职工带孩子上班提供便利条件,让工作场所对于孩子更加友好。其三,这项家庭友好政策也有利于提升议员工作的积极性与热情。正如新西兰议长马拉德所说:“孩子的到来提振了士气,增加了工作场所的积极氛围,这种影响对我们是有益的。”

新西兰议长特雷弗·马拉德(Trevor Mallard)阁下帮忙照顾工党议员维楼·吉恩·普莱姆(Willow Jean Prime)三个月大的女儿海妮(Heeni)

来源:Parliament TV.

https://www.parliament.nz/en/get-involved/features/parliament-becoming-more-family-friendly/

但是也有一些国家的议会严格遵照相关规定,禁止婴儿出现在议会场所中。例如,英国议会的一名女性立法者因为带着她13周的儿子去参加会议辩论而被认为违反了相关规定,受到了许多议员的指责。由此可见,议员带娃上班还是存在着争议的,有些人会认为议员带娃上班会影响会议的正常秩序与严肃氛围。并且即使是在“议会宝宝”出现的国家中,其他人也没有完全获得带孩子上班的权利。因此,推动构建育儿友好型社会,平衡带娃与上班的矛盾,仍是任重而道远。

五、日本woch(Workwith Child)政策

日本在文化传统上是非常保守的国家,并不接受“带娃上班”的情况。在2017年时,熊本市议会女议员因参加会议时带着孩子被“请出”了会议现场。但是,在近些年愈发沉重的少子化和老龄化压力下,日本地方政府选择进行和推广“上班带娃”的尝试,以建设一个生育友好社会。

2023年3月,日本爱知县丰明市政府试验性地推行了“Woch”(Work with Child)政策,是日本第一个进行尝试“带娃上班”的行政机构。从3月6日开始的1个月内,市政府和市图书馆的正式员工和外包员工都可以带0~9岁(小学三年级)的孩子一起上班。丰明市在此实验政策进行一个月之后,对于该政策实施的结果进行了评估,并向公众发布了相关调查问卷,调查问卷中既有赞成的意见也有反对的意见,但无论是身为“带娃上班”的员工,还是其他同事,大多赞成这一以构建“宽容社会”为目标的做法。根据实验政策的结果,市政府最终决定今后正式实施“带孩子上班政策”。

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大部分人接受带娃上班。

数据来源:鈴木博子,吉川裕基.どう考える?“子連れ出勤” 愛知 豊明市が本格導入へ.

https://www.nhk.or.jp/nagoya/lreport/article/000/63/

 

丰明市育儿科科长松村女士介绍了此政策的六个特点:被带的孩子可以是员工自己的儿女,也可以是其孙子孙女;可以带2个甚至更多的孩子;如果公司没有设置专门的育儿机构,由监护人自己照顾;孩子可以在办公室里面吵闹;监护人可以把孩子安置在自己工位旁边的桌子,也可以带着孩子一起去专门的房间工作;可以从家里带给孩子的玩具。值得注意的是,《条件》中写明了,若带孩子上班期间孩子影响到员工的工作或者出现需要紧急处理的工作业务时,应将孩子送回家中。而且,带孩子上班不是长期被允许的,而是仅当员工因紧急突发状况或暂时无处安置孩子时,才可带孩子上班。

源自:全国の自治体で初 ”子連れ出勤”OKの市役所 親の働く姿は子どもにとって新鮮 愛知. https://www.nagoyatv.com/news/?id=018109.

六、总结

基于上述案例,在本文的最后将对于“带娃上班”的支持与反对者的观点,分别基于雇主和雇员两种视角进行论述。

支持者认为“带娃上班”是一个双赢之举。对于雇员来说,首先,带娃上班有助于减轻雇员部分难以承受的育儿成本,如:一些新手母亲有可能因为高昂的幼儿托育服务而选择辞职。其次,带娃上班有助于员工实现工作与生活平衡,员工能留出更多时间照顾陪伴孩子,使其兼顾身为父母与身为职员的双重责任。一项发表在《管理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Managerial Psychology)上的研究发现,“带娃上班”也使得父母不必担忧不在身边的孩子的状况,从而使其提升工作专注度,降低缺勤率。不仅如此,带娃上班也对雇主有利,因为“带娃上班”的福利可以作为一种招聘工具吸引更多年轻的新手父母加入公司,使雇主能够雇佣更多的年轻人才。“带娃上班”所创造的工作场所中和谐友爱的氛围,也有利于增强单位中各职员间的互动与团结。然而,不少人认为“带娃上班”存在许多的弊端。对于“带娃上班”的雇员而言,哭闹的孩子可能会影响其工作的专注度与效率。还有些人认为,带孩子上班的员工所得工资不应与不带孩子上班的员工的工资相同。例如,美国的一家公司有一项政策,即允许父母带孩子上班,但其只能得到正常工资的80%。对于雇主来说,虽然员工本需要对自己孩子的安全负责,但如果雇主允许员工将孩子带入他们的场所,雇主将承担一些法律责任。许多雇主也担心当孩子学会爬行、走路后,频繁的移动可能会扰乱办公秩序,所以如前文所述,大部分推行“带娃上班”的单位都会限制孩子的年龄。而且,在雇主的印象中,带娃上班可能会涉及要为员工的孩子提供专门的房间,增加公司开支,这无疑不符合理性经济的企业主假设。

来源:The Washington Post : Why I won't be participating in Take Our Daughters and Sons to Work Day. By Amy Joyce

由此观之,对于“带娃上班”做法的合理性,支持与反对各持一词。目前还需要更多的相关研究,以进一步探索“带娃上班”这一做法被予以推行的可行性,以及探讨“带娃上班”背后所折射的年轻父母们的需求,从而通过优化相关政策以推动构建生育友好型社会。


参考文献:略

作者:孙柳怡,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

          陈子仪,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张嘉殷,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

          黎喆睿,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

          张萌萌,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

 

话题:



0

推荐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322篇文章 5小时前更新

以人口学的视角看世界,传播有趣的人口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