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 疫情之下,只跟一个朋友见面会安全吗?

疫情之下,只跟一个朋友见面会安全吗?

近期,伴随着北半球秋冬季节和流感季的到来,许多欧美国家出现了第二波疫情的反弹;在一些国家,第二波疫情传播速度远超今年年初。在全球范围疫情未被有效遏制的情况下,我们国家也面临着输入性病例的严峻考验,部分地区也出现个别聚集性传播案例。虽然疫苗的曙光已经初现,但当前针对新冠病毒的预防工作仍然至关重要。在盐巴“新冠疫情”系列文章中,曾详细分析了欧美国家“压平曲线”策略的必要性和必然性。
 
这其中,保持“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e)可以说是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它要求人们尽量待在家中,避免旅行、探亲和聚会,减少非必要外出;出门时,佩戴口罩,与他人保持2米的距离。有些小伙伴可能会有疑问,保持社交距离真的就要和朋友“云见面”吗?难道不可以去见一见同城的好友,只见一个还会有很大的风险吗?疫情发生时,从安全角度,到底可不可以见一个朋友呢?社会网络的研究,可以帮助你来理解这个问题。
 
美国华盛顿大学Goodreau教授及其团队,通过相关研究模拟了人们日常见面时的社会网络互动,用来解释新冠病毒如何通过社会网络来传播。这里提到的“见面”,是指不保持社交距离的,近距离长时间的接触,如与邻里日常会面,朋友聚餐,探亲等。为了更好的说明情况,研究者将疫情发生前和发生后的情况进行了示意和对比。
 
假设存在一个社区,里面有200户居民,在疫情发生前,平均每户存在15个与外界的联系。为了说明社区内居民相互联系的程度,需要为大家介绍一个“最大群组”(largest cluster)的概念。它是指,在一个群体内,不论通过多少途径,一个家庭户可以联系到的最多的家庭户数量。如果一个社区里,某一户无论通过多少中间人,可以接触到社区里的所有家庭,那么这个社区的最大群组就是100%,即理论上,一个人可以认识社区里所有的人。是不是感觉这个话题有些熟悉,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六度分离(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或六度空间理论,即世界上任意一个人,你都可以通过最多5个人认识到他/她,是不是瞬间感觉这个世界变小了?生活中你一定也会有这样的经历,在刷朋友圈、微博的时候发现,你的同学和别人的同学可能是同一个人。或许你并不直接认识某一个人,但通过梳理人脉关系,就会发现,通过某人或某几个人的中介,你们之间就能建立起联系来,这就是社会网络的重要作用。与六度空间理论相类似,还有三度空间理论,相较于六度关系,三度关系描述的群体相对更加熟悉,比如同事圈,同学圈等。例如在学校中,通常通过两三个人的中介关系,你就可以认识所有人。
 
回到我们讨论的假设社区中。在疫情以前,正常的日常见面条件下,通过模拟计算,研究者发现,199户居民的关系都在三度分离关系以内,也就说在这个社区里,人们之间的联系是相对紧密的。因为200户的数量相对较小,实际我们居住的小区往往会有更大的规模,所以出现全部都是三度分离关系也是正常的。如图所示,绿色的点代表200个家庭户,中间灰色的线表示家庭户之间的联系。可以看到,在疫情之前,人们之间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日常的社会互动构成了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网络。
图1 疫情前的社会关系网络
 
后来疫情发生并开始蔓延,按照政府的要求开始保持社交距离,实施“宅家令”,于是人们之间的日常互动和联系就大大减少。一种理想的状态就是人们都非常遵守规则,不进行不保持社交距离的见面活动。这时就不会存在三度或六度分离关系,每个家庭户都是一个独立的圆点,之间没有联系。
图2 疫情期间理想的社会关系网络
 
在这种情况下,最大群组为0%,病毒也就失去了传播的路径,在不久之后就会得到控制和消失。这也是我们国家进行疫情控制的基本原理:发现感染病例后迅速收治,与健康人群隔离;同时尽快追溯密切接触者,进行检测和筛查,排除风险。大连、青岛成功抗疫的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有效的,能够从根本上切断病毒传播的途径,消除疫情风险。这种应对措施,需要政府的巨大投入,医务工作者的艰辛付出,还有民众的积极配合,目前只有我们国家得到了较好的实践,这也为当前复工复产和经济复苏创造了条件。
 
多数西方国家,由于物质、制度和观念等因素的限制,并不能实现上述理想的疫情控制模式。在第一波疫情“宅家令”的条件下,有一些人仍需要进行工作,如警察,医务人员,银行业务员,超市工人等。而在第二波疫情蔓延的现在,迫于经济压力等因素,许多行业仍然没有停工。这就使得这些人在上班时,有暴露在新冠病毒中的风险。因此在模型中,研究者假设,每10户里有1户家中存在上述在外工作的人,这些人平均有4次与他人接触的机会(这是一个比较低的估计设定)。那么这个社区感染风险是怎样的呢?
图3 在外工作情况下的社会关系网络
 
如图所示,蓝色的为有外出工作的家庭,我们可以发现,相较于理想的隔离状态,病毒通过社会网络之间的联系,有了传播的空间。通过计算,在这种情况下,最大群组为26.5%;每个家庭户平均的三度分离关系为4.2户,占总户数的2.1%;平均六度分离关系为10.1户,占总户数的5.05%。相较于疫情之前的情况,已经降低了许多,但还是会有人感染,并可能会因此死去。但这对许多欧美国家而言,是维持社会基本运行的代价,无法避免。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去见一个朋友,会对病毒传播有什么影响?假设每户有2个人,每个人只能去见1个其他家庭的人(这对很多家庭来说是最基本的日常互动),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们来看下面的图片。
图 4 外出探友情况下的社会关系网络
 
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只是见了一个人,整个社区就通过社会网络建立起来了广泛的联系。通过计算,这时的最大群组为90.5%!是前述必要工作情境下的3.4倍!这与疫情之前,不保持社交距离情况下没有太大差异。每个家庭户平均的三度分离关系为36.8户,占总户数的18.4%;平均六度分离关系为147.2户,占总户数的73.6%。这种情况下,与朋友见面意味着,如果有人被病毒感染,他可以传染几乎整个社区的居民,尽管社区里绝大多数人并不直接认识他。病毒可以非常容易的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特别是新冠病毒有较长的潜伏期,多数人是在并未有症状时就被传染了。
 
在每家有两个或以上的人要见朋友时,如果我们只允许其中1个人出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联系的程度有所降低,但社区最大群组为71%,仍然占到社区总数的大多数。每户平均的三度和六度分离关系数为12.1户和52.6户。尽管每户只有1个人出门进行不保持社交距离的见面,仍然对社区居民之间的联系有很大的贡献。病毒仍然可以通过社会网络,影响到社区里的大多数人,这会让之前所做的疫情防控的努力化为泡影。
图 5 限制外出探友情况下的社会关系网络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在疫情大流行时,即使只去见一个朋友聚餐或聚会,也是非常有风险的行为。因为社会网络的影响是双向的,简单来说,你可以通过社会网络将病毒传染给你的朋友,但同时,你也可能被你的朋友传染。因此,最好的方式就是安安静静地在自己家里呆着,外出时保持社交距离。如果实在不能避免人与人直接的见面接触,那就控制见面的人数,哪怕是只减少一个人,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疫情流行时,每减少一次额外的见面接触,都可以保护我们的社区成员,由于社会网络的拓展,你还可以保护更多的人,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你并不认识的人。
 
在当前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要尽量减少非必要的外出旅行和游玩,特别是长距离的旅行和跨境旅行。小编的某位小伙伴在国庆黄金周期间去青岛旅行,回来后也进行了居家自我隔离。在长距离旅行时,我们无法预知和估计目的地疫情的风险情况,而通过上述分析你就会明白,社会网络的作用会在你并不知晓的状态下,让病毒传播有可乘之机。因此,在最终消灭新冠疫情之前,小编还是要劝各位小伙伴克制一下,尽量多些“云”见面,少些聚会和长途旅行。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攒钱的一个好机会,等到疫情过去,再去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和各国的异域风情,也为时不晚呀~
 
参考文献
 
Goodreau SM, Pollock ED, Birnbaum JK, Hamilton DT, Morris M, on behalf of the Statnet Development Team. 2020. Can’t I please just visit one friend?: Visualizing social distancing networks in the era of COVID-19.
 
Kerl Althoff, Elizabeth Stuart, Innovative Holiday and Winter Gatherings in the Time of COVID-19. 2020.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Expert Insights.
 
作者:王涵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 社会学博士生
 
责编:李婷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