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数字时代里,视频通话已悄然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在这块既能看见对方又能看见自己的小屏幕里,你是否曾在视频会议或聊天时,不经意间被屏幕上的自己吸引?

    与亲朋好友视频聊天时,你是不是也会特意调整角度,寻找最佳状态,然后按下截屏键,留下那份特别的温暖与美好?

    而在组会或工作场合,你又是否曾在汇报进度时,偷偷瞄一眼屏幕上的小窗口,确认自己的形象是否得体、表情是否得当?

    其实,这种在视频通话中观察自己的习惯,可能正在无形中影响你的沟通效果。

    想象一下,你正在参加一个线上社团面试。你不仅能在屏幕上看到社团负责人的反应,还能在小窗口里观察到自己的表现。这时,你可能会不自觉地检查自己的表情,调整语气,希望能展现出最自信的一面。而对方也可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双方都希望在镜头前展现出最佳状态。

图源:网络

    在视频聊天或者会议中,观察自己的行为究竟会对人际互动产生怎样的影响呢?我们可以通过自我感知理论和客观自我意识理论来对这样的影响作出解释。

    简单来说,自我感知理论认为,我们往往会通过外在的行为来推测和判断自己内在的态度和信念。举个栗子,如果你数学一直考不好,每次提到数学,你可能就会想到那些失败的经历,然后觉得自己真的学不好数学。这种负面的想法会影响你的学习态度,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同样,在视频聊天时,如果你看到自己紧张或不自信的样子,你可能会觉得自己真的表现得很差,然后就变得更紧张,影响沟通效果。

   客观自我意识理论则是说,当环境促使我们关注自身,并将自己视为一个独立的实体时,我们会开始在自己的行为表现和内心的理想标准之间做比较。如果发现自己的行为与理想标准相差甚远,可能会产生负面情绪。回想一下,每次我们听到自己的录音时,那种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是不是想让你立刻关掉?这就是因为我们的客观自我意识在发挥作用。

有学者基于自我感知理论和客观自我意识理论设计了一项有趣的实验,来探究在视频对话里看自己,究竟会对个体、对方和整个对话过程产生怎样的影响。

   80名参与者被安排成40组,每组两人,模拟了工作场所的情景。这两名参与者分别扮演老板和员工的角色(有点类似情境游戏中的角色扮演)。每位参与者都获得了一页描述特定情境的材料。老板角色的情境描述了一位保险部门经理想要惩罚一位态度不佳但业绩超好的销售人员;而员工角色则是一位自信满满的顶级销售人员,他认为自己行为合理且值得享有更多工作自由。由于双方均处在一种紧张的博弈状态中,老板担心失去一名得力干将,而员工则可能因此错过晋升机会,这一情境已不再是简单的日常交流,而是一场可能随时火花四溅、充满冲突的复杂工作对话。

   实验参与者可以在正式开始前熟悉自己分配到的角色和情境,并想一想在对话的时候应该说些什么、用什么的态度来应对老板或者员工。在实验过程中,参与者带着手指传感器和眼动仪等测量设备,以捕捉对话中的生理和视觉反应。根据不同的实验条件,视频聊天界面有所不同:一些参与者的界面中包含了可以观察自己的小窗口,而另一些则没有。

带有自我观察功能(上)的视频聊天截图和没有自我观察功能(下)的视频聊天截图。图源:Shin, S. Y., Ulusoy, E., Earle, K., Bente, G., & Van Der Heide, B. (2023). The effects of self-viewing in video chat during interpersonal work conversations. 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28(1), zmac028. 
   
   设备设置完毕后,两位参与者会按照角色设定进行大概6分钟的视频聊天。对话结束后,设备被关闭,每位参与者被要求填写一份在线问卷,收集他们对自己、合作伙伴及解决方案的看法。通过分析测量结果、问卷数据和每组参与者的聊天内容,研究者得出了一系列结论。

首先,研究发现,在视频聊天中观察自己的表现会影响人们对自身表现的积极评价。当人们处于人际冲突时,自我观察更容易导致负面自我评价,因为观察者更易发现自己的不足。不过,自我观察察的效果可能因谈话类型和主题而异。

   其次,自我观察不仅影响我们对自身的看法,还间接左右了我们对解决方案的满意度。换句话说,当我们因为观察到自己的某些不足而认为自己表现不佳时,我们对整个交流结果的满意度也会相应降低。这与我们的自尊、自我效能与工作满意度之间的正相关关系不谋而合。

   研究还发现,自我观察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我们准确判断对方态度的能力。在视频聊天中,当我们过于关注自己的表现时,可能会分散对对方的注意力,从而降低我们理解对方情绪和态度的能力。这种判断力的下降可能会阻碍有效的沟通,因为减少了换位思考的可能性。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自我观察似乎并不影响我们对自己情绪的认知,这意味着在视频聊天中,我们仍然能够相对准确地把握自己的心理状态。

   尽管自我观察在某些方面带来了负面影响,但研究也发现了其积极的一面。在视频聊天中,自我观察似乎能够促使我们调整会话行为,减少愤怒等消极情绪的表达。尽管这看似与整体感知结果的负面影响相悖,但实则可以理解为个体在试图符合自己内心的理想标准。换言之,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某些不足时,可能会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以期重塑一个更为积极的自我形象

   有趣的是,自我观察的潜在益处似乎还受到角色的影响。例如,员工在自我观察时可能更加注重语气的调整,而老板则可能相对较为随意。这或许暗示着,在存在权力差异的关系中,地位较低的个体可能更容易受到自我审视的影响,从而更加注重自己的言行举止。

   但本研究并未发现自我观看的频率和持续时间对结果变量产生显著差异。这意味着,仅仅是自我观察屏幕的存在本身,就足以对我们的心态和关注点产生影响,而并非观看的时长或频率。

   不过,这个实验是在美国人中进行的,结论对于其他社会或者文化中的人是不是也适用还有待商议。比如,在P图和美颜等更加流行的亚洲地区,人们有可能会在自我观察和展示中得到更多的正面反馈。

   在数字化的时代里,我们都在适应并探索着各种全新的交流方式。打视频忍不住看自己的现象并非个例,而是普遍存在于大多数视频聊天用户的体验之中。了解了在视频对话中观看自己会对社交造成什么影响后,我们或许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启示。比如,在面对可能引发困难、冲突或焦虑的话题时(比如和导师线上交流论文),我们可以考虑关掉小窗,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对话本身。这样做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加自信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还可能达成双方都更满意的结果。

参考文献:

[1] Pfund, G. N., Hill, P. L., & Harriger, J. (2020). Video chatting and appearance satisfaction during COVID‐19: Appearance comparisons and self‐objectification as moderator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ating Disorders, 53(12), 2038-2043.

[2]Shin, S. Y., Ulusoy, E., Earle, K., Bente, G., & Van Der Heide, B. (2023). The effects of self-viewing in video chat during interpersonal work conversations. 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28(1), zmac028.
 

本文作者|李小蕾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硕士研究生

本期责编|赵梦晗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

话题:



0

推荐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325篇文章 3天前更新

以人口学的视角看世界,传播有趣的人口学。

文章